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就算少了几个小时的睡眠也值得



清晨4点多,发了噩梦,人醒了。

梦里有一个绑孖辫,身上、脸上沾了血迹的小女孩对着我哭,那个人在杀我的妈妈~她说。

我和她之间隔着一道玻璃门,她坐在地上,我仰躺在地上,四肢无法动弹,不懂为什么。

杀手似乎有意对我“手下留情”,要我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

翻个身,依然心悸,传了一个简讯出去。

清晨5点多,人坐在了麦记,对着两块烧饼,一杯咖啡。

他说,你是不习惯熬夜的人,不足够休息会容易生病。

早上7点,回到自己的猫窝,天空开始转白,我的世界已经苏醒,他的世界即将沉睡。

我相信这辈子遇见到的贵人,是上辈子带来的福分,然后延续到下辈子,也会再见。

突然觉得不必害怕了,只要这辈子不是什么大坏人,下辈子依然会遇见那么多的好人,身边依然会有爱你的人。

一场时空交换的清晨,一顿久违的麦记早餐,一个能天南地北的心友,如果这是被噩梦吓醒的代价,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收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