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何只一朝一夕的心感动

昨晚不懂吃错了什么,整个胃涨风得厉害,好像有一块铅压在胸口下的位置,坐着也不是,躺着也不是。



两边的太阳穴好像被人用力挤压,喉咙也隐隐作痛,把家里能找到的止痛药,喉咙痛药都各自吞了一颗,再把被单从床上拉下来,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最怕我病倒,他会说,小姐,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请好好照顾身体。



有一次病得太厉害,西药一直吃不好,他亲自去中药店请人磨药,记得那一天他必须赶去东海岸会见一个外国朋友,先把药交到我手里,看我吃了午餐才走。



已经被封存在记忆里,只有小时候才吃的六神丸也曾被他带来过,细心地用两根汤匙把六颗小小的黑色丸子压碎,再和点清水,让我吃下。



昨晚,躺在沙发上听他说了一些公事,leaving town 之前交待好下属的工作,猫一不在,老鼠就放生,工作进展的速度让他大发雷霆。



昨晚,两个被工作压到很累的家伙一起去做脚底按摩,不懂是不是心理作用,脚板被按摩师傅搓了一个小时,胃涨风好像舒缓多了,肩膀松驰了,整个人感觉舒服,回到家喝了一小杯养命酒就睡。



过去的几天都是醒着等闹钟响,那种等窗外天亮,躺在床上眼亮亮的滋味不是很好受。



今天早上, 假如没有闹钟吵我,我想我会一直睡,睡、继续睡 ......



起床,看见睡在沙发上的他,他守了我一夜。



Tuesday, August 23, 2011

小三的玻璃鞋

[小三] 永远是两性关系里不会落幕的热话题,每当与朋友聊起这个话题的是是非非也得小心翼翼,你不会晓得坐在你面前的人如何看待这个烫手番薯人物,是否曾经是那个角色或是对那个角色咬牙切齿恨不得。



男性友人 L 多年前从交友网站认识了一个女生,两人后来发展成了情侣,走在一起一年以后 L 才得悉自己的女朋友原来是人家的老婆,是两个孩子的妈。



我问 L ,长长一年相处,难道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吗?难道她也从来没有露出一点“马脚”?



L 说他曾经有闪过那个念头,但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爱的女人,也是自欺欺人地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的。



后来事情的发展怎么样了,只能说像剥洋葱那样,一层一层剥开 surprise 连连,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坦白自己已婚,还有与其他男人藕断丝连的感情纠缠,我说那已是存心欺骗。



L 说,女的告诉他她对他是认真的,只是两个孩子还小,为了孩子她目前不能离婚。



直到后来一次,L 在购物广场遇见自己的女朋友和她的丈夫孩子,看着他们一家乐融融的样子,L 疑惑了。



其实两个人的感情里要是没有多余的空间,何须怕小三,就算再来小四、小五还是小六都无法挤进一根脚趾头。



爱情受考验的时候,请先别把矛头指向第三者,先问自己,你们的爱情是否只剩下躯壳?



Cozy 八月的两性文章我以之前写在自己部落格里的一篇文交稿 - 《有些身份不是每个人扛得起》,内容加以修改过,征求了 Cozy 编辑部的同意,感谢他们允许。



如果你对修改过的版本有兴趣,请点击这里



Sunday, August 21, 2011

《掏摸》 - 中村文则





台湾文学评论家银色快手在他的《掏摸》推介序里写说,[ 读完这部小说,觉得像是一口饮尽后劲强的烈酒,品尝久违的浓郁风味,那是深植于心的真实感动,留在唇齿间的余味挥之不去,反复咀嚼更能享受其喉韵。]



我读这部小说,当翻过了最后一页倒是愣了一下,就这样吗?结局了?我还没准备好噢…..



这是以第一人称而写的小说,男主角的职业比较特殊,从书名《掏摸》或许你已能猜到一二。



小说读到一半的时候,心中已经谱了欢喜结局的假设,就像男主角那样认为只要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就有机会向命运要求 take two,没想到不管任务成功或否,威胁他办事的人已经为他安排了同样的结局。



可知,我真的不了解人性的丑恶面,就像男主角那样认为可以尝试婉转地说服对方放自己一马。



男主角的职业是扒手,对这个人物我也没多少好感,很多年前曾吃过扒手的亏,刚新买不久的手机被人从包里扒走,地点是在人潮多的夜市,当然自己的粗心大意也需要负上部份责任。



之前家里发生相机被偷事件,伤心气愤是自然之情,最后也得接受找不回来的事实,假如扒手和小偷的存在是间接辅助社会经济运转的小螺丝之一,我黑色幽默地安慰自己,他们的角色就是负责维持 [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的定律。



不管是扒手也好还是上班族也好,各自生存之道不同,挣钱的方法当然也不同,男主角的同党说了这么一句话,[ 从有十亿身家的人身上偷个十万,根本不痛不痒。]



就算我们多么讨厌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劳而获夺取人家的钱财,可是社会的构架就是那样,没有邪的存在那显得正的义气,没有低下阶层那能凸现高高在上的矜贵,地狱和天堂,阴和阳,柔与刚。



男主角的下场是血淋淋的结局,至于那个不懂可不可以说是女主角的妓女,与男主角在宾馆里做完爱之后兴高采烈地收下了50万,她是否记得答应了男主角会把小孩送去育幼院的承诺?



她走下床说的第一句话是,[ 对面开了一家新的购物中心。] 她似乎对满足自己的欲望比顾及自己小孩的前途更重要,就像在超市里逼自己的小孩偷东西那样。



至于男主角惦记的佐江子,是多年前跟他有过一段关系,已婚和育有一个小孩的女人,也是一个非常负面的角色,应该是患有忧郁症的女人。



《掏摸》的作者中村文则提醒了我们人性的黑暗面,当我们被温暖的太阳包围,感觉一片光明美好的时候,也别忘了看不见的黑暗。



银色快手写的《掏摸》推介序有附属在小说本里,同时也可以在布拉格文化部落格读到,如果你有兴趣阅读的话请点击这里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有一种成长叫失恋



失恋的时候,我们都恨不得这么不幸运的主角不是自己。



失恋的时候,我们希望可以突然倒下睡去,不要醒着面对痛苦。



失恋的时候,我们的味觉也跟着对方走了,不懂得了饥饿的滋味。



失恋的时候,只有呼吸和口渴让我们知道自己还活着。



失恋的时候,我们会努力地找寻对方其实还爱我们的蛛丝马迹,告诉自己还有希望。



失恋的时候,我们会有很多很多话想告诉对方,不管他其实想不想听。



失恋的时候,纵然外面艳阳高照,我们却觉得冰冷,也讨厌阳光。



失恋的时候,我们想离家出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不管是去疗伤也好,还是去放弃自己也好,就是想离开。



失恋的时候,有没有一种药,吃了可以立刻忘记那个人?忘记你们曾经相识,忘记你们曾经相爱,忘记他曾经情意深深对你说“我爱你”,忘记他现在其实连你的电话也不想听,忘记了他,也会忘记了你的伤心。



也因为失恋,我们才懂得有一种成长与爱情有关,它的名字叫 - “失恋”。





Monday, August 15, 2011

il Lido@Jalan Mayang

一整个七月,没有公共假期落在我上班的州属,工作得有些厌烦了,向公司申请了一天假期逃开去。



跟着 GPS 穿梭在城市里看上班族走路的紧凑脚步,暗暗窃喜自己的悠闲,假装自己是不必上班的好命女,慰劳自己一顿好午餐。



知道这家法国料理餐厅 - il Lido 是《女友》杂志的介绍,吸引我去那里还有个原因,我要看他们的 Sky Garden 吊灯。



Sky Garden 是荷兰籍设计师 Marcel Wanders 的作品,半圆形的灯罩远看平平无奇,只有走近才会看见灯内罩的白色雕花图案, il Lido 的 Sky Garden 是深色灯罩,直径 90cm。



那天我脸不红,眼不眨地告诉待应生,我也有一个 Sky Garden ,下半句吞在肚子里没说,我家的 [空中花园] 是仿真品,尺寸跟他们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早前原本约好姊妹男一起来这里午餐,记得打电话来定位子的时候,il Lido 的回答让我喷饭,we don’t do lunch on Saturday & Sunday. @_@



他们提供的免费餐前面包很柔软很好吃,而且还是吃完一个立刻补上一个,前菜要了 Beef Carpaccio with Rucola, Parmigiano Cheese and Truffle,Rocula 是一种意大利料理中常见的沙拉生菜,也用于搭配肉类料理。



Main Course 点了大大板条的 Pappardelle,配上鹅肝、黑松露、鸭肉丝再拌于黑松露油,吃了满嘴油光。



两道重口味的料理一下肚子,味蕾似乎有点麻掉了,下午不应该吃得那么“重”。>_<



每每翻开甜品 menu 所搜索的第一个名字就是 Tiramisu,il Lido 的 Tiramisu 很新鲜好吃,就像刚弄好上桌似的,底层湿度刚好的咖啡酒蛋糕层是我所爱,那一圈巧克力酱可用来沾草莓吃。^_^



大致上他们的餐点份量都不会很大,只要你是稍微能吃的女生,从前菜吃到甜品应该没问题,只要记得别啃太多餐前面包哦~^_^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在那时间凝止的小角落





特别喜欢豆原里最角落的那张圆桌子,那里总会坐着安静的它,文心说它叫
[豆娃],猫头鹰的外型,日语发音与中文的[不苦恼] 相似。

那是七月里的一个星期一傍晚,两位咖啡师坐在店外吃果酱抹面包,我一个人在店里,一杯冷的马卡士邦,一杯热的 Earl Grey,与安静的它对坐着,还有非洲菊的陪伴,空气里没有多余的言语,时间停止了流动。

平日上班偶尔会与同事共车出外午餐,要是看见身穿便服,休闲地在购物商场里逛街的女性,当下心里会自然地说,真好啊~可以不用上班。





不再当上班族,一整个星期的 7 天都是自己的,不需要等到周末才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可以把一整天的时间都拿来看书,可以慢斯条理地吃一顿长长的法国午餐,也可以尽情地写文章,或是花上一个下午的时间专心学习新语言,晚上还可以看电视夜一点才睡也没关系,反正第二天早上不必赶在九点之前把自己钉在那张蓝色的办公椅上最少 8 个小时 .....



假如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地过日子,虽然嘴里说我会很忙,可以去学习这样那样,其实我还是会怕,以前曾有过好长的一段时期失业在家,那时候找不到工作的日子越长,越没有信心去面对外面的世界,不想再看见镜子里那个没有光彩的自己。



也或许因为让自己无法太自由的上班族生活,也才会更珍惜难得一日闲的悠悠时光。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美丽假期结束





恩问我,你知道什么叫做完美旅行吗?



我没回答,笑着等他的答案。



就是你要离开的那一天,它给你最美好的天气,他说。



要起飞离开 Langkawi 的那一天,天空特别晴朗,海水也特别翠蓝,海风暖暖地吹得我骨头都酥软了,舒服得很想抱粒枕头去凉亭睡觉,不想离开。







Sunday, August 7, 2011

You don’t need to learn it the hard-way



重看电影 Sex and the City 2,对 Carrie 说的一番话特别感触:

The minute I kissed Aidan I remembered who I used to be. Someone just running around New York like a crazy person… trying to get the one man I loved to love me back。


电影似人生也是一面人性镜子,终有一天我们会懂得,有些人,必须让他成为过去,有些选择,也只能属于过去。



Saturday, August 6, 2011

MY HERO



他一从车上下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我来迟了。

上一次他于 24 小时内从香港赶回大马,这一次是 24 分之一多点的时间,赶来解救我的 Kancil 仔。

Kancil 仔的主人很粗心,让它睁着眼睛睡觉,结果电池的电耗光了,车子和人一起被困在闹市中的繁忙金三角。

他交待,假如下一次再发生同样情况,记得把车子锁好后找个地方坐下喝茶,不要傻傻守着车子等救星,要是呼天地不灵,干脆搭的士回家,然后把车匙交给他,他自会找人处理。

那一晚,倒后镜里那双护航我回家的雪白亮眼睛,让我心很温暖。

女人不需要问男人,如果有一天我和你妈妈同时掉下水,你会先救哪一个?

假如那天真的到来,也是两人缘尽的时候,就算对方多么不愿意放手,另一方还是会[走]。

珍惜当下,珍惜彼此相惜相爱相处的时光,只要此时此刻,他不会放开你的手。



Thursday, August 4, 2011

新发色


真快,六月才刚换上的新发型开始走样了,后脑瓜的头发长得快,发丝长度一增加也就增加了重量,原本蓬松的发型被拉扁了。

这一次,修剪了发尾和后脑瓜的头发,刘海也被剪短至齐眉之上,我已经好几十年没看过自己短刘海的样子,到现在还是看不习惯,觉得样子很傻妹。>_<

发型师 May 说头发的卷卷还很漂亮,不需要弄,她帮我重染了一个新发色 - 棕红色,她知道我平时不爱化妆,托着一头棕红色就算素颜,脸色看起来也不会太差。

晚上八点多从发型屋出来才知道自己忘了关熄车灯,不用说车子当然启动不了。

折腾了一番等救星到来,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累得只剩下洗澡的力气,忘了先把美美的头发拍照。

现在这张照片看发色就好啦~已经是两天后被我洗了 N 次头发,我没有本事也没耐心吹出美美的卷卷。

我告诉 May ,反正就是喜欢她设计给我的发型,可以乱乱的,松松的,睡醒后用手指拨一拨,梳两下就可以出门。

没有后悔剪这个头发,我说。

这句最“gam”听,她笑。

如果你好奇我的六月发型是怎样的
请按: New Look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在 Langkawi 遇见猫



那家餐厅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恩特地带我去那里吃午餐就是为了让我看猫,餐厅的女主人收留了很多很多流浪猫。

记得那一天,我才推开车门就听到了轻轻一声“喵”,像是在对我说“欢迎”,探头出去看,是一只黑白混色猫,把相机对准它拍下了一张照片。

如果有一天你到访那里,当你把车子驶入餐厅的小石路,请记得要把车速放慢,那里的猫咪都是自由走动的。



也就是在那家餐厅我遇见了有史以来我所看到过睡相最不雅的猫咪,在等午餐送上来的空档我溜去餐厅卖纪念品的角落看他们卖的猫画,它笔直直地走到我的面前躺下,好像是故意要睡成那样滑稽的姿势惹我发笑。

我假装走开去不管它,它却又故意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非要逼得人家对它“有反应”不可, 很怀疑它前生是不是马戏团里的小丑。

那里的猫咪似乎都习惯了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见惯不怪拿着黑色小箱子对着它们“嚓咔”“嚓咔”不停的访客,有些很冷傲,看了你一眼就懒得理睬你,有些很友善,你不必做什么就自动粘上来撒娇。

那天,我们发现有些猫咪被分开关在隔间房里,恩问餐厅小生为什么,他说因为猫咪的数量太多了,时常打架,不然就是互相传染疾病,只好把一些受感染的猫咪隔分开来。



我说,既然无法妥善照顾,就不要拼命地把野猫收回来。

那里的猫咪脸上几乎都有伤痕,新的旧的,不是耳朵被咬了一角,就是鼻子被了抓了几爪。

野猫天生有面对外面弱肉强食世界的强悍,有些人就是那么地一厢情愿,觉得野猫要从垃圾桶里翻找食物的生活很可怜,大发爱心把它带回家,以为供它吃喝住就是对它最好的交待。



别忘了猫咪也跟人一样,也会生病也要看医生也要被关怀被疼爱,把野猫训成了家猫,做得了它的主人就要尽责顾全它们的生理和心理。

要离开餐厅的时候,一只猫咪挡在我们车子前不远处的沙地上打滚,坐在司机坐位的那个更是说得妙,那是猴子吗?它在表演耶~

爱猫痴在车上笑得东歪西倒,忍不住下车去摸摸那只“猴子”,给它拍照,它似乎才很满意地走开。


这只小可爱就是在 The Frangipani 陪我散步的猫咪,它陪我走了一段路,一边走一边在我脚下穿来溜去,害得我差点摔跤。

后来我嫌它缠人,拿了书去树下的吊床躺着看,眼角偷看它很无趣地走开了才溜去餐厅吃早餐。

想不到它也溜去餐厅找我,在我的小腿磨了几下就被服务生“撬”了出去。^_^


要离开 Langkawi 的那一天,在靠近飞机场的海边,据说卖的 Cendol 非常好吃的马来档口,两个傻瓜呆在那里等人开档,后来美味 Cendol 没吃着,倒是遇见了一只很漂亮背部曲线的猫咪。

也许正因为 Langkawi 岛是旅游胜地,每天都有人到访也有人离开,生活在那里的猫咪久而久之也习惯了每天看见不同的新脸孔,也不当陌生客是一回事了,它们大多数都不会怕生。

但是,我总是觉得它们似乎都知道、都看到,我有一只猫守护神。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