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何只一朝一夕的心感动

昨晚不懂吃错了什么,整个胃涨风得厉害,好像有一块铅压在胸口下的位置,坐着也不是,躺着也不是。



两边的太阳穴好像被人用力挤压,喉咙也隐隐作痛,把家里能找到的止痛药,喉咙痛药都各自吞了一颗,再把被单从床上拉下来,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最怕我病倒,他会说,小姐,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请好好照顾身体。



有一次病得太厉害,西药一直吃不好,他亲自去中药店请人磨药,记得那一天他必须赶去东海岸会见一个外国朋友,先把药交到我手里,看我吃了午餐才走。



已经被封存在记忆里,只有小时候才吃的六神丸也曾被他带来过,细心地用两根汤匙把六颗小小的黑色丸子压碎,再和点清水,让我吃下。



昨晚,躺在沙发上听他说了一些公事,leaving town 之前交待好下属的工作,猫一不在,老鼠就放生,工作进展的速度让他大发雷霆。



昨晚,两个被工作压到很累的家伙一起去做脚底按摩,不懂是不是心理作用,脚板被按摩师傅搓了一个小时,胃涨风好像舒缓多了,肩膀松驰了,整个人感觉舒服,回到家喝了一小杯养命酒就睡。



过去的几天都是醒着等闹钟响,那种等窗外天亮,躺在床上眼亮亮的滋味不是很好受。



今天早上, 假如没有闹钟吵我,我想我会一直睡,睡、继续睡 ......



起床,看见睡在沙发上的他,他守了我一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