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2012

Monday, April 16, 2012

杜绝“蓝色忧郁”



上个周末回老家去转了一圈,看了老家的海,看了老家的天,也看了心里面非常想念的脸。

为了避免出现假期后要立刻回到工作岗位的 “色忧郁”,今天再给自己半天假期。

上班日的星期一早上睡到自然醒,毫无顾忌地赖床,慢斯条理地洗头洗澡,慢斯条理地出门吃早餐 + 午餐,买一杯奶茶慢斯条理地边走边喝,慢斯条理地把自己钉回去那张..... 色的办公椅。



Monday, April 9, 2012

Salut~


是夜,躺在床上眼睛亮亮,几个小时前胃痛来袭,服了药之后,胃痛走了,睡意也走了。

昨天乘午餐时间去做了半小时背部按摩,下班回到家跳过晚餐直接去睡觉,半夜起身陪恩去喝夜茶,他这几天病了,还是一样当夜猫子,生病的人比没有生病的人还要精神奕奕。

反正再上班多一天,然后托新元首登基的福放假一天,明天可以高兴地睡到自然醒,不要再强迫自己继续躺在床上等睡意,爬起来看看书,听听法语会话。

去年,恩慷慨地资助我学法语的费用,整个课程 40 小时,学费马币 800++,每堂课 3 小时 40 分,每星期上一堂课 。

结果我在第三堂课就想逃了,不是法国小子老师的错,是我的领悟力太慢,回到家又给自己借口一再而再拖延复习,每到下一堂课就忘了上一堂课所学习的。

恩跟我约法三章,要我再去上多 3 堂课,假如再跟不上就免了,最后还是会哭的那个赢了,前后上课不足 10 个小时,掏腰包给人去上课的还要向人道歉,还要请吃一顿饭,庆祝哭包提早毕业。

呵呵~还是跟从前一样讨厌念书,看闲书比看学校的课本更有兴趣,3 小时 40 分钟的上课,我的耐性只有一个小时。

今年,自己主动拿起了法文,不要课本,不要老师,不要规定的上课时间表,随自己高兴学习。

Salut~ Je m'appelle Rachel. Et toi? ^_^


Friday, April 6, 2012

让我们为自己的生命画上更多美丽色彩



上个月与小天鹅相约在 Nathalie's Gourmet Studio 见面吃饭,这是去年 10 月聚餐在 G Tower 时Jo 所提议的下一次聚餐地点。

这次原本一样是三人的午餐却少了 Jo,她的预产期已经越近,我们不放心要她挺着大肚子出来活动,那一天也巧合碰上她的双亲从家乡来探望她。

Jo 告诉我们,她的魔鬼女上司并没有因为她身怀六甲而对她宽容,She say I have to finish all my work before I deliver baby,她说。

即将要离开的日子一天一天在倒数,小天鹅感慨地说,自从两年前决定了要出国深造,过去就算有男生对她表示好感,她都保持了距离。

碰上那些非常坚持的家伙,就算他一约再约不放弃,就算只是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她也都非常坚持地一再而再回拒了。

她笑,这样子的坚决,也许会错过了一段适合自己的爱情,可是她不想带多一份感情负担离开,远距离的恋爱,磨人啊~

有那么两秒钟,我好似看见一丝黯然从她清澈的眼神里闪过,认识她以来她一直都是个善良的女生,要她狠心地拒绝人家,她的心里也不会好过。

有时候我们自信地认为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情感,往往却会出现相反的局面,既然知道自己没能够,也不想负荷那份要靠近来的爱情,就别让任何一点能促成感情“生枝”的几率存在,也别跨越一根脚趾头吧~

眼前好姊妹的她,是我所认识的女生当中,对追求自己理想和目标是最专注的一个,曾经跟她一起学肚皮舞的日子,是那么地遥远了。

现在的她,不再是5年前第一眼看见的那个胆怯生生,不多话的小妹妹,这样子一想,倒是变成我觉得感慨了。

上个月她像风一样从日本回来,然后又像风一样再回去了日本,前后逗留三个星期不到,大学 4 月中左右正式开课,她的日本留学生生涯也将正式拉开序幕。

Time is flying so fast,她说。

是的,时间是一个没能让你倒回转的沙漏,往下流逝的沙子是生命的倒数,那个下午,我们交换彼此的近况,未来的展望,认识她和 Jo 一千八百多个日子,不算很长也不太短,在知识学习上,她们俩都没曾停下,不停打开又打开一扇一扇新视野的窗户,我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你也别停留太久吧~ Time is flying so fast。

上一次的聚餐 Tanzini@G Tower : 与肚皮舞姊妹的假日午餐
[ 身边所认识的女性朋友,人长得漂亮也都很有本事,她们身上巾帼不让须眉的傲气,也让我看到了,有本事的女人未必要一付咄咄逼人的姿态以让人信服,女人天质为柔,姊妹男就叮咛过我一句话:女人就是要有女人的样子。。。。 ]

Sunday, April 1, 2012

lazy sunday



开了冷气,窝在家里看大半天的杂志,书,和一部由白灵主演,很颓废的都市爱情电影。

落地窗外的炙热,好像会把人溶化掉似的,肚子不觉得饿,可是脑子里一直蹦跳出一堆想吃的东西, Laksa、雪糕、冷冻酸奶、寿司、水果 Rojak、Mamak Rojak .......... 但是,真的很懒出门哦~

左边的太阳穴每隔几分钟就抽痛一下,没能好好集中注意力看眼前的书,加上腰酸背痛,这就是熬夜的后遗症。

近清晨才睡下时,忘了完全拉下床边大玻璃窗的黑色布帘,几个小时后被惨白的阳光刺痛眼睛而醒过来,哎~

将快下午四点,拗不过舌头的欲望,换了衣服拿了车匙出去 ....................

每个月里,总有那几天会特别纵容自己的食欲,没什么,都是荷尔蒙的错。^_^



都是荷尔蒙的错女人的专属藉口
[每个月跑不出那几天,人会没有好耐心,没有好笑脸,不想说话,胃口转变,情绪多愁善感,是体里的荷尔蒙在作怪,做女人多好,都说是荷尔蒙的错就对了.... ]


Thursday, March 29, 2012

(佛在曼谷) Erawan Shrine (San Phra Phrom)



诗人徐志摩对才女林徽音说,许我一个未来吧~

我跪在四面佛的面前说,许我一个愿望吧~ :p

有时候说到去某个地方旅行,你也许会听到这样子的说法, “来到 XX 没去 YY,就不算到过 XX”,“来到 YY 没吃 ZZ,就不算到过 YY。”

那么对于曼谷,可不可以说,“来到曼谷没拜四面佛,就不算到过曼谷?”

这尊香火旺盛,来朝拜的人源源不绝的四面佛就在 Holiday Inn Bangkok 斜对面的十字路口,在那一带非常容易认出来了,毕竟也太出名了。

从 Holiday Inn Bangkok 步行到 Central World 大概是几分钟的路程,途中自然会经过四面佛,就在左手边的方向,隔着一条大马路。



我和妈妈向四面佛“请安”了两次,第一次是要出发去大皇宫的早上 ,第二次是要离开曼谷回家的早上,8 点以前慕名而来的人比较少,后来有听说,如果选择晚上去拜,会更加灵验哦~

网上旅游论坛里有人提醒,千万别向四面佛围栏外的街边小贩买神料,他们卖的价钱比围栏内的档子还要贵,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被欺诈。

我们买的是 THB120 的神料,每包12支香,4 支蜡烛和 4 串鲜花,每一面供上 3 支香,1 支蜡烛和一串鲜花,同样一份神料,街边小贩会卖你最少 THB200。


围栏里面的档子,那个男的好像会说华语的哦~

拜四面佛记得要顺时钟,朝向围栏入口处的那一面是正面,从那里顺时钟方向走就对了,我一直叮咛妈妈要顺时钟,要顺时钟啊~~~~~ 结果自己却绕了反圈子,真厉害~ >_<

从入口走进去,望去左手边的方向有一个大大的铜鼎,里面装着清水,第一次去拜拜的时候没留意,后来我们看人家怎么做,有样学样,用银制小碗舀水洗手,再以手指沾水洒洒头,洒洒耳,洒洒脸 ......

从网上可以搜寻到许多关于拜四面佛的正确方式,据说对四面佛许愿的同时,要先对四面佛说出还愿的方式,如果还愿的方式越特别或越不一般,愿望越容易实现。

关于愿望实现这回事,我联想到的是香港女星拉姑,多年前谢霆峰指示司机为他车祸顶罪的官司事件,拉姑也曾飞往泰国求四面佛,希望儿子能渡过难关,后来只是被判了社会服务令,果然逃过牢狱之灾。


对我来说,拜拜前先洗手是礼貌,拜拜后洗手是卫生

泰国人对四面佛真的很虔诚,我们就遇到一个女生,跟我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来到,我和妈妈都拜完要离开了,她还滔滔不绝地在对四面佛说话,手里的香已经烧掉了一半。>_<

另外一对年轻男女,两人准备了好多供品,鲜花啦~木制大象啦~还有很多蜡烛灯,女的其中一只眼睛盖着纱布,不懂是来还愿还是来求愿。

人在彷徨无助或盼望奇迹的时候,都会寄望能许一个必然应验的愿望,祈求上天给自己力量和帮助的同时,也别忘了要保持正念的心态,就算那件不如意的事让你难过得想死,只要没对自己放弃,上天也不会放弃你。^_^



Monday, March 26, 2012

真快,又是一年了



你永远睡下的那一天,刻在你身边那棵树的一行字,如今却一个字形也认不出来了,大树它连伤口都痊愈了,我的也一样,时间是最有效的疗药,这一点也不假。

前些天,半夜里不自觉卷缩一团在沙发上睡着了,身边人说我看起来就像一只猫。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他习惯了叫我[猫],我习惯了唤他[兔子]。

也许曾经有那么一生,我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与兔子的他相依相伴,这一生我们得以人身相识相爱。

世间有一件东西,我们有限的生命没能与它对抗,那就是[岁月]。

对身边比我年长许多的他,我告诉自己,天下没有来不及的爱情,只有不会懂得珍惜的爱情。

饭团,谢谢你,路过,人间。


(这篇文章,我把留言设置关闭了。)

Saturday, March 24, 2012

悠哉悠哉星期六



第一次跟着书的指导弄所谓的“蒸的做面包”,失败了,蒸出来的成品,味道不够甜,密度太高,可是我用的是自发面粉啊~~~~

草莓鸡蛋糕吃起来一点也不松软,草莓口味一点也尝不到,满腔都是鸡蛋味。>_<

所需的材料都买了,就独忘了鸡蛋,雪柜里仅存一颗鸡蛋,所以自作聪明地把所有材料的份量都减了一半。

四个草莓鸡蛋糕,自己吃了两个,剩两个给身边人,他得挨义气一起当白老鼠,呵呵~

下次要买大个一点的锡纸模型,现在的比巴掌还要小,看起来像玩“妈妈杀”多点。

Friday, March 23, 2012

(走在曼谷) The Grand Palace & Wat Pho


参观大皇宫 (The Grand Palace) 我们是跟当地团走,拿的是附属在酒店里一家当地旅行社的半日游配套,两人 THB2500,没包午餐,是绝对的非常 “游客菜头价”。

出发曼谷前恩给了圣旨,就算酒店里的旅游配套贵些也比较保险,他没想要我带着妈妈去考山路找当地团,交待我说回来后把帐单交给他,所以 THB2500 我是给得很豪气。

隔天早上准 8点,旅行社派来大轿车到酒店接我和妈妈,把我们送到他们的总部集合其他酒店的游客,整个团大概 15 - 20 人左右,金发碧眼的老少游客占了 90%,很明显是“菜头”富贵团。


大皇宫外的美丽草场

负责带我们的女导游说话的语调柔柔软软,蓄留齐耳短发,笑容好好,全程以英文讲解。

她的个子娇小,每当她把团队带到一个景点停下说故事,体格高大的洋爸爸洋妈妈都把她包围了起来,只看得到她手中高高举起的粉红色小伞。

起先我也夹在其中听故事,可是她说话的声量实在太轻了,对英文水皮的我来说非得竖起耳朵卖力的听。

那一天正巧大皇宫里参观者非常多,非常吵杂,加上头顶空中的太阳越来越“热情”,最后我干脆翘课,和妈妈脱队去拍照,但是都尽可能保持在看得到导游和自己团友的视线范围内。



参观大皇宫可是有服装限制,男生的服装规矩我不记得,女生的话上衣一定要有袖子,下半身的裤子或裙子必须长过膝盖,还有哦~假如你耐不得太阳晒的话记得带一顶帽子或一把雨伞。

从网上的旅游论坛得知,假如你是自己去参观大皇宫,要是半途中出现 “好心”人跟你说大皇宫今天没开,建议你别白跑一趟还热情地提议你去这里那里,记得别上当。

游大皇宫我们是安排在曼谷的第二天早上,隔天原本打算去水上市场,可是那家旅行社的配套我再怎么也签不下手,价钱太贵了,自己又懒得去外面找旅行社,结果没有成行,自己和妈妈去了卧佛寺 (Wat Pho) 转一圈。


从船上望过去对面岸的郑王庙

我们从酒店搭德士去唐人街 (Yaowaraj) 吃早餐,再从那里的码头 (N5)上船,在码头 N8下船,如果你担心错过站,可以拿着地图指给船上的看守员看,让他知道你的目的地,要求他提醒你。

看守员通常会站在船尾,既是上下船的地方,要记得别太往船头钻,以方便人家叫你,还有船是不等人的,靠站几分钟后就会开走,要到目的站的时候可以先慢慢走去船尾等。



下了船顺着路一直走,穿过一个菜市场来到马路,对面望过去就是卧佛寺,入门票一人 THB100,卧佛寺就在大皇宫的隔壁。

绕着大大的金色卧佛像走一圈,没感到什么特别,里面有个小柜台可以换 THB20的铜钱,用来投入长长一排的一个个钵里,我换了一碗铜钱给妈妈,自己就溜开去拍卧佛像的大脚板。

曼谷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寺庙,可惜近来对参观寺庙没怎么热心,拜佛烧香这回事,妈妈比我诚心多了,来到曼谷她老人家都不忘布施食物给街边化缘的僧侣。

曼谷花花城市,比较吸引我的是吃、喝和买,罪过~罪过~



Sunday, March 18, 2012

当甜品也失效..........



与姊妹在 Solaris Dutamas 吃法式午餐,三道小甜品拼盘送上来,躺在两个小杯子中间的马卡龙,据说是 “The Best in Town”。

陪她去停车场取车说再见,自己又折回商店广场里去,走进那家挂了好多彩色纱布吊灯的服装店,再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个购物纸袋,里面躺着的裙子原本是一个顾客预留下却又没来拿,也是最后一件 S 尺寸。

心知道这条裙子并不值得那个价钱,硬是买下来了,除了任性的那三个字 - 我-喜-欢,还有的借口是我在曼谷买不到这样的裙子,它的风格跟我喜欢的另一个西班牙牌子相似,尺寸更合身,价钱更是便宜了一半。

原以为那个下午会被带回家的是马卡龙,当甜品也失效的时候,身材逃过一劫,荷包却还是遭殃。


Thursday, March 15, 2012

(吃在曼谷) Sirocco @ State Tower



走出电梯,经过灯光昏暗的曲折走廊,头顶上突然一下子变阔了,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户外,美丽的曼谷夜景宽阔地展现眼前,从 63 层楼的高度俯视这座都市,是 Sirocco 最大的卖点。

要通达 Sirocco 露天用餐区必须先经过一道往下走的楼梯,好几十个阶梯长长地往两边延伸,楼梯扶手就那么细细一根铁枝攀在楼梯左手边的拱形白色墙上,楼梯的右手边则是采用透明玻璃当矮围栏。

当时我们所在的位置比露天用餐区还要高,站在第一道阶梯前凝视黑夜中华灯尽现的曼谷,有个错觉自己与它之间,仿佛我再移前一步就跨入了那片繁华,这也许是设计师故意营造的视觉效果,我不晓得畏高的人会怎么样,我自己当时的确被那个气势怔住了。


从我们的餐桌拍去的曼谷夜景

其他人都陆续走下了楼梯,连妈妈也捉着楼梯扶手慢慢地走下去,我一个人还站在原地发呆,一位待应生留意到了我的胆怯,非常绅士地走过来把手伸给我,我扶着他的手盯着自己的脚丫子一个一个梯阶往下踏,很想脱下细带高跟鞋赤脚走,深怕一个失步,整个人就扑前坠入眼前那片黑夜红尘。

像皇太后那样戏剧化地扶着待应生公公的手走完了红地毯楼梯,另一个待应生引领我和妈妈到我们预先订的桌子,起飞曼谷前我通过他们的网站订了位,要是临时爽约的话,美金 100 大洋会算去信用卡。>_<

Sirocco 的食物以西式为主,我们点了一份 Chef Tasting Menu ,一共有五道菜,汤和前菜可以两人共分,主菜是 Australian Grainfed Boneless Rack of Lamb,我不想吃羊肉,要求换去别的,待应生提议虾如何,我说好。


Chef’s Tasting Menu 的汤、前菜与甜品:
Maine Lobster Veloute(左上)Wagyu Beef Tenderloin Tartare (右上)
Oven Roasted Chilean Seabass (左下)Vanuari 63% Chocolate - Griottine Bar (右下)

妈妈说她只想吃鱼,不要什么古古怪怪的搭配,我拿主意帮她点了一份 Tasmanian Salmon ,也幸好我们只点一份套餐,因为后来几乎 80% 的食物都由我一个人啃完,除了前菜那一小块 Seabass 妈妈说好吃以外,其余的食物,包括三文鱼她都说受不了那股鱼味。

那一晚的风很大,吹得多张桌子上放在小杯子里的蜡烛一直熄灭,待应生不停重复点燃蜡烛,点的人也许已经习惯了,可是坐着吃饭的我们倒是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干脆请他把蜡烛杯子拿走。


我们当晚的主菜

当初他们来 Sirocco 应征当待应生,工作列表里会不会有一条是写着“要不停点蜡烛”?我想,一整晚下来,拇指头都快被不停“咔嚓~咔嚓”打火机的火石而磨损了吧?

那一晚是我们留在曼谷的最后一夜,我想给妈妈一些不同体验,可惜我的算盘还是打错了,也不够细心,我应该把看日落编排进去成为 Sirocco 晚餐的一部份,从夕阳黄昏喝餐前酒到夜幕低垂吃甜品,正好在气候还没转得太凉以前就结束晚餐,如果妈妈愿意,再与她去酒吧喝一杯,观赏曼谷夜景。

如果你打算到 Sirocco 用餐,个人的建议是最好别太晚,也别坐太边沿的桌子,虽然可一边用餐一边观赏夜景,可是气候是越夜越冷,风嗖嗖地吹,吹乱了头发,也把浪漫吹成了受罪,穿得薄的女生可别忘了带围巾或外套。


面包篮和进入主菜以前送上的开胃小点(很可爱的一团冷冷白球,味道带酸。)

妈妈她老人家没怎么欣赏 Sirocco 大厨师的杰作,西餐不是她的菜,这点我是知道的,可是想着Sirocco 是(应该是吧?)五星级餐厅,食物烹调当然有水准,也许妈妈能接受,可惜口味这东西很个人,是我过于了一厢情愿。

与妈妈的第一个烛光晚餐吃掉了 THB7200++,两人在寒风萧萧不停的催逼下匆匆结帐逃走,躲进了稍微暖和的电梯,里面只有我们俩,我搂着妈妈对着电梯内的镜子拍照,两人都笑成了一团,妈妈说,“aiyo~~leng-ka-ga-run-zun~~~”(福建方言:哎哟~冷到打冷颤~)

Sirocco 让我联想起了Lafite,他们的待应生虽然年轻却非常训练有素,从引领客人入座,点菜到上菜,一切动作姿势,细节都是熟练和顺畅。


Sirocco 旁边的小酒吧 – Sky Bar

乘坐德士回酒店途中,原本在 63 层楼上一脸睡意的妈妈突然精神起来了,兴致勃勃说回到酒店换衣后要出外走街买东西吃,一顿奢华的烛光晚餐对她来说也不过一样是填饱五脏庙,一碗热腾腾的街边汤面反而更得她心。

也许我的世界和妈妈的世界永远有一个没能交叉的点,与妈妈一起出走,也许会少吃了一道甜食,少吃了一餐奢华,却多了一份健康,也多了一份踏实。

Sirocco
State Tower Bangkok 10500, Thailand
For Sirocco Panorama Virtual Tour Click HERE

关于 Lafite@Shangri-La Hote 的文章:故事从餐前的面包开始......
[我坐的方向刚好对正富二代,深褐色的皮革椅子配搭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更让他们那一桌子的红色特别显眼。富二代很少说话,只有当美姐要喂富二代吃甜品的时候,就那么一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 ]

Sunday, March 11, 2012

需要多多甜品的月份



一个午觉睡醒,桌上的洋甘菊花茶已经凉了,一直告诉自己要买泡茶小纱袋却又一直忘记,用一支小汤匙慢慢地把沉在杯底的花瓣舀出来,把脸凑近杯口深吸一口花香。

午睡前点了藏香拿着绕家里走一圈,慢慢地走,看细细的白色烟徐徐上升,然后消失在空气里,感觉上它们像是把空气里的负能量一一消灭了,也牺牲了自己。

这两天,晚上睡觉都没想要把阳台的铁门锁上,也许是内心的意识反射吧?

昨晚告诉身边人,近来心里总是有一份挥之不去的孤寂和沉重,我说希望是我猜对,你有心事。

他笑,不是应该希望自己猜错才对吗?伴侣有心事可不是好事。

要是我猜错了,那就变成了是我有心事,我笑。

他近日来的内心感受,通过他的手传到了我这里,我知道工作上又叫他烦恼了,又是另一个重要的决定。

前些日子拿了一份报纸副刊给他看,关于数字色彩疗法 ,我说心灵方面的课题他倒最怕我走火入魔,去年跟他说紫薇斗数,去上了几个小时的介绍班,虽然后来说要认真去学还是不了了之。

人家说,天才是寂寞的,我说,神经病也是寂寞的,当然,我希望自己不是后者。

内心莫名的感伤化出来的文字,也是抹上了一层蓝色,怀着感伤吃下肚子里去的食物,都让肠胃感到不舒服。

三月的文章,也许会蒙上淡淡的忧伤,请您原谅。


Friday, March 9, 2012

当伤口愈合了以后,留下的那道疤痕,叫做[成长]



这几天,家里白天晚上都凉风习习,落地窗的薄纱一直轻轻在飘动,昨晚睡觉还必须穿上长袖棉衣。

这几天,洗澡时浴室的折式门必须按下锁,要不然会被吹开一个小缝,一关上热水跨出浴缸,就立刻感觉到一股凉凉的气流从门缝钻进来,吹在还没来得及抹干的皮肤,整个人都会哆嗦。

这几天,除了上班没能避免不开口说话以外,其余的时候,只想无声胜有声。

昨天晚上,拿着手机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分别与弟弟及一位朋友,两个男人,都那么巧合有心事。

我告诉朋友,24 岁对我来说好似很久以前了,如果那时候的我有这时候的智慧,也许会少走几步冤枉路,又也许,那个时候的跌跌撞撞,就是为了后来这个时候,而铺下的幸福踏脚石。

隔着电话陪了千里外的他近一个小时,他曾在我痛哭非常,也许会做傻事的那个夜晚,就那么恰好摇来了一通夜半电话,守护了我。

挂电话以前,朋友说,谢谢你,我说他,你傻瓜。

我告诉弟弟,我也有过彷徨和不懂自己要什么的年代,27 岁的时候还在对自己的前途方向摸索呢~

他这几天闹牙龈发炎,看了两次医生,昨晚还发烧了,人一生病意志力也比较薄弱,会胡思乱想是正常的。

我提醒弟弟,要记得跟医生拿止痛药,有些疼痛可以用药物抹去,有些疼痛只能坚强挺住,等待时间把它愈合。


Tuesday, March 6, 2012

《In Her SHOES》 - Jennifer Weiner



回老家过年时把这两本旧小说分别送给了两个表妹,相同的故事,一本中文译版一本英文原版,其中一位表妹受英文教育,恰恰好。

知道这个故事先是从电影开始,预告片里那一橱柜子漂亮的名牌鞋子吸引了我走进戏院,电影故事围绕着一对性格迥異的姊妹,两人的外貌也非常天地相差,表面上互看对方不顺眼,心里其实都羡慕对方有的自己没的,互相依赖的同时却又不知不觉中互相伤害。

Cameron Diaz 饰演漂亮性感的妹妹 Maggie,个性不负责任,私生活乱七八糟,老是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又喜欢偷穿姊姊的高跟鞋,擅长技能之一就是常把工作搞丢,如果我真的有一个这样子的妹妹,我会很想把她捏死。

个性踏实又固执的姊姊 Rose,认为有一份工作比什么都重要,面对如此吊儿郎当的妹妹,她就算再抓狂也得无可奈何地接受,就如她告诉女友一样 Because she’s my sister,这是没能改变的事实,何况除了爸爸以外 (对她们来说,那个纹了的眉,注射了 botox 导致脸部表情僵硬的继母不算),她就是 Maggie 唯一的亲人。

后来 Maggie 越过了 Rose 所能忍受的界线,我想,应该是任何女人都难于接受的背叛,伤心至极的 Rose 把妹妹赶出了家门,要她自己想办法自力更生,最后让两人和好的,竟然是她们都以为已经不在了,以前也没曾见过面的外婆。



两人分开的那段日子,再见面时都难以相信对方变了许多,Rose 不相信好玩好颠的妹妹能生活在一群老人的圈子里而不被闷死,竟然还当起了私人服装顾问。Maggie 觉得姊姊比以前开朗了,想不到她还抛掉高薪收入的律师工作,当起帮人家带宠物散步的自由业人士。

可算是 “改邪归正” 了的 Maggie 最终克服了她从小就有的阅读障碍, 在姊姊 Rose 的婚礼上朗诵诗句 《I Carry Your Heart》 送给两位新人,那一幕让我热了眼眶,手足之间那有隔夜仇,Rose 穿在身上的婚纱还是 Maggie 帮她准备的呢~

看完了电影不久我就开始找寻原创小说,通常改编自小说的电影都会把故事简化,先买下的是中文译版,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中文书,毕竟是自己熟悉的语言,再后来连英文原版也买了,为的是小说里所提及的一首首诗,中文翻译没能比原文读起来更有感觉。

看在他人眼里是自甘堕落,卖弄美貌,没有前途可言的 Maggie,她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先天的阅读障碍缺陷让她觉得自己矮人一等。

渐渐地,退休社区里的老人们都非常满意她为他们搭配和买回来的衣服,越来越多人找她做服装顾问,让她开始建立了自信心,并打算租下一家小店售卖自己搜罗回来的二手衣。

这一切的改变也唤起了她想起过去种种不愉快的回忆,从求学时的挫折,开除她的老板,把她赶出去的房东,到所有曾经笑过她笨的人.......... 可是她知道,这一次自己不会再跌倒。

奥地利作家 - 托马斯•伯恩哈德 - 的哲理名言: “每个人都有他的路,每条路都是正确的。現在有近 60 亿人,就有 60 亿条正确的路。人的不幸在于他们不想走自己的路,而总是想走別人的路。”

是的,找到属于自己的路,终有一天,一定会到达罗马。

- One Art By Elizabeth Bishop -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so many things seem filled with the intent
to be lost that their loss is no disaster,

Lose something every day. Accept the fluster
of lost door keys, the hour badly spent.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Then practice losing farther, losing faster:
places, and names, and where it was you meant
to travel. None of these will bring disaster.

I lost my mother's watch. And look! my last, or
next-to-last, of three beloved houses went.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I lost two cities, lovely ones. And, vaster,
some realms I owned, two rivers, a continent.
I miss them, but it wasn't a disaster.

-- Even losing you (the joking voice, a gesture
I love) I shan't have lied. It's evident
the art of losing's not too hard to master
though it may look like (Write it!) a disaster.


- To Say Before Going to Sleep By Rainer Maria Rilke -

I would like to sing someone to sleep,
have someone to sit by and be with.
I would like to cradle you and softly sing,
be your companion while you sleep or wake.
I would like to be the only person
in the house who knew: the night outside was cold.
And would like to listen to you
and outside to the world and to the woods.

The clocks are striking, calling to each other,
and one can see right to the edge of time.
Outside the house a strange man is afoot
and a strange dog barks, wakened from his sleep.
Beyond that there is silence.

My eyes rest upon your face wide-open;
and they hold you gently, letting you go
when something in the dark begins to move.


Sunday, March 4, 2012

Welch's 100% Grape Juice . Straight From The Farm



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喉咙稍微开始作痛的时候喝一杯冰冰的这个,痛楚会有舒缓,也会帮助康复。

之前买的都是 16oz 的容量,他们的包装特点是用玻璃瓶,有时扛上两瓶再加上买的其他东西,重量就让我吃力了。

这瓶 46oz 用的却是塑料罐装,是我目前买过最大瓶的 Welch’s,那时候促销买大送小,附送的 16oz 老早被我喝光了,这瓶老大放在雪柜里慢慢喝了快两个月了。

哄了恩几次,强调有多好喝他呀死都不肯喝一口,问他原因,他说黑黑的液体看起来像药水,不喜欢。

他独爱橙汁,睡醒一杯橙汁的习惯改不了。


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吃在曼谷) Jim Thompson House Museum



这位不是泰国人的泰丝王 Jim Thompson,关于他的生平故事可以从 Jim Thompson House Museum 的官方网站寻得,网站上有一句话这么形容他 “Jim Thompson was perhaps 'the best known foreigner in Bangkok, and possibly in Southeast Asia”。

我并不是冲着泰丝王的传奇人生故事去拜访他的故居,而是冲着听说很好吃,又很出名的泰丝王私房菜而去。

泰丝王故居博物馆隐藏在 Kasemsan 2 巷子里,入口处的石砖围墙有个很醒目的大牌子刻着 “JIM THOMPSON House Museum”,走进去,泰丝王私房菜餐厅就在你的右手边。

餐厅分成室内座位和户外座位,我们抵达的时候正值午餐黄金时间,风凉水冷的户外用餐区已经满座,一眼望去食客都是以洋人居多,还记得妈妈一下车说的第一句话,哎哟~ 这些人真的利害,躲得那么隐蔽都知道,都有办法找得到 ..........

我们选了室内一张双人四方桌,坐下后隐约闻到空气中飘着茅草精油香,放在桌面上一个小牌子吸引了我矮低头去看,上面写着 “Reserved”,哎~哎~~~ >_<



我起身去告诉餐厅小妹我要两个人的桌位,她请我等一等,恰好碰上户外有客人结账离开,得以所愿移去了户外用餐区。^_^

户外用餐区旁有个长方形的鱼池,假如你往池边站一站,池里的鲤鱼都会靠过来,鱼池的另一边就是泰丝王故居,偶尔会看见导游带着三三两两的参观者穿过绿意荫荫的庭院,在一个好像是小神坛面前停下,给他们说故事。

所有的参观者一律要有博物馆的导游带领,除了需要付入门票,听说还必须把包包寄放,故居里面也不允许拍照,规矩多多的。

第一道送上桌来的佳肴是青加哩 (Gaeng Keow Wan Gai – THB180),妈妈扒了一口说好吃哦~我事先交代 less spicy,厨师果然把辣度拿捏得恰好我可以接受,吃得非常下饭,青加哩很香很浓郁,要是点法国面包吃也应该不错。

我的午餐是九层塔鸡肉炒饭 (Khao Pad Gra Prao – THB180),很怀念盖在饭上的那颗嫩煎半生熟蛋,漂亮橘子色的蛋黄,好吃,非常好吃!



我们看图点菜的时候以为 Larb Gai (THB140) 是炒饭 (妈妈说她也想吃炒饭) ,送上来后才知道又是另一碟九层塔炒鸡肉,原来我们把图片里被压成半椭圆形,碎碎的鸡肉看成了是米饭,真厉害~!

Larb Gai 好像带点酸辣,不是很记得,先前还纳闷为什么餐厅小妹送上青加哩还附加一碟白饭,我们不是点了两碟炒饭吗?幸好没有退回去,要不然就糗大了,呵呵~

送上来的白饭被压成金字塔型,看似份量很少,妈妈说她很饿要加饭,幸好英文不是很灵光的餐厅小妹忘了我们的加饭,小小金字塔饭吃起来可一点也不少哦~整碟饭还没吃完妈妈说她已经八分饱了。>_<

最后送上来的是清炒什锦蔬菜 (Phad Pak Ruem Mit – THB140),外表平平无奇却很好吃,有机会来到这里用餐的话不妨一试,菜汁也很好捞饭呢~

这顿午餐我们吃了近 THB900,妈妈说比 Central World 吃的那一餐还要划算,还更好吃呢~ ^_^


Sunday, February 26, 2012

为猫居添一丝花香



这张小小的磨砂玻璃桌,是我的饭桌也是我的书桌,偶尔也会是恩的临时办公桌。

桌面上永远有两部手提电脑,有时候两人同时挤在这个小小长方形,他做他的,我写我的。

天空白蒙蒙的下午,合起落地玻璃窗,用遥控器打开冷气,把炎热的空气杜绝在外面,听着不懂内容的西班牙歌,给书桌兼饭桌换上新样貌。

摆上新买的桃红色铁网文件架子,白色铁网小笔筒,玻璃小花瓶,还有回家之前特地去买的四朵不同颜色的玫瑰花。

希望以后能坚持每个星期家里都要有鲜花,就像现在,坐着敲打文章,闻到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舒服。

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又懒惰又爱美


这些天身边人不在,完全属于自己的周末夜正好可以来一个长长的洗澡,补补元气。

以前没被看重的身体磨砂膏,现在是不可缺,浴缸边随手可及的距离摆着一罐蜜糖,不是用来泡水喝,是给皮肤 “吃” 的,懒惰的时候就加一把在沐浴露里一起洗身,勤劳的话就磨砂之后敷一身子甜蜜。

如果皮肤过了 25 岁以后就开始老化的说法是真的,那么保养肌肤防老化这方面我可算是迟到了,去年才醒觉照顾得那张脸来也别忘了臭皮蘘。

虽说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有时候又会觉得爱美是一件很麻烦,很累,需要耐心和花时间去做的事。

说穿了都是个 “懒” 字作怪,“天下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这句话是千真万确。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新宠手机 Nokia Lumia 800


送的人把话说在了前头,如果用了之后觉得不适合不喜欢不想要了,他是绝对不会 “回收” 这份礼物,这个甜得非常的桃红色他可受不了,更不去想象拿着它会引来什么异样的眼光,他等待的是 “露米娅” 900 。

他一直都是诺基亚的拥户,当初诺基亚宣布和微软联盟之后导致股价急速下滑,他对诺基亚的未来依然没有动摇信心。

自去年开始听他说诺基亚左诺基亚右,听得多了我也开始对诺基亚与微软的第一部结晶品手机盼望起来,今年总算等到了。

2 月 14 日晚上把新手机的照片上载面子书,还故意了 tag 了一个人,隔天下午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第六感告诉我绝对与手机有关,果然~~~ 有人向皇太后打小报告,说姐姐有了新手机却不肯把黑莓让给他用,还在面子书上说我 Kedukut (吝啬),呵呵~

对于科技这东西我一直都是保持客气的距离,觉得够用就好了,以前说过不喜欢完全 touch-screen 的手机,现在自己推翻自己的话,爱情的力量真的很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说到底,因为它是一份情人节礼物嘛~呵呵~ ^_^

我与黑莓有段古:
say halo to BlackBerry Bold 9780~
[Digi 店员准时 9 点钟分发购买表格,我拿到的号码是 4,心里一笑,连幸运号码都出场了,注定的,我要用黑莓。]

黑莓的新衣
[当初要买这个手机保护套,恩问了我好几次,你肯定吗?你真的要买?表情很忍唆不住。被问得多了连自己也犹豫不决起来,这么可爱的手机套,对我会不会太超龄?]

Sunday, February 19, 2012

再来一道自家美颜糖水


上一次的午餐 Potluck 因为突发的公事小风波而告吹,希望这一次风雨无阻,我依然是提供糖水,小猫厨房弄不出煎炸爆炒的玩意。

这一次的糖水不放花胶,我受不了它的腥味,上次剩下的都拿回老家去给妈妈了。

噼里啪啦向海味铺小生投诉上次买的花胶,原本广东话比我溜的他突然语塞,你要同它(花胶)....同它.......

我赶紧把话接下去,一脸认真表情地问,要同它(花胶)讲野 ka?

他的反应差点喷得我满脸口水 >_< ,强忍着笑把句子说完,你要同它将柠檬浸一起,就可以去腥味。

请海味铺小生介绍雪蛤,我说我只是要看看而已啊~看而已啊~他依然笑嘻嘻地招待我,卖的人态度好,生意自然做得成。

可不可以又放雪蛤又放燕窝?我问。

当然可以,他回答得很快。

我在心里咕噜,你当然说可以啦~还可以做多一笔生意呢~

吃到那样豪,会折福的,我揄揶他。

比起花胶,雪蛤只需浸泡 6 个小时,算过了,要等到今天傍晚 7 点钟才可以把它丢去炖。

这一次的 Potluck 美颜糖水,材料有雪蛤,桂圆肉和雪耳。^_^

上次告吹的 Potluck自家美颜糖水
[我的小猫厨房,从搬进来的那一天算起,唯一真正煮出像样点的住家菜,一菜一汤,是身边人生日的那一天。]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2

三千丝长得很慢



虽说是铁了心要把那头长发蓄回来,可是也不能任由它不修边幅地乱长,一样要定期修剪发尾重塑发型,一样要把新长出来的黑发盖上颜色。

以前听女友们说花上好几百块打理三千丝,我的反应都是嗤之以鼻,现在风水轮流转,自己也堕入了那道深渊。

长发愿为君留
[我的三千丝,从来不为谁剪,也不为谁而留。恩说,他见我长发的样子,只在以前的照片。]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放手不一定是贪新忘旧,只是不适合自己



决定把它带去公司送给印尼清洁女工的那个早上,我在家拿着相机对它拍了又拍,仔细地用纸 巾把它擦干净,滑亮的表面部份有些已轻微刮花了。

买下它,看上的是那带点复古味的心型假水晶蝴蝶,设计特别的鞋跟,还有内鞋壁优雅的英伦条纹,就是一付很英国淑女的鞋子。

第一次穿它出门是去年的年除夕,与表妹们去 E&O 喝传统英式午茶,穿着它踩在雪白的大理石地板上, 长长的走廊回响我的脚步声。

那日夕阳黄昏,回家的渡轮上就只得我一个华人,海风没能吹散心里的孤寂,有一天,家乡会不会变成了异乡?

那时候,房子的买卖文件旅行正式接近了尾声,很多纠缠了很久的事情,都做了最后的决定,套英文的一句话,I set myself free。

送走这对蝴蝶不是贪新忘旧,它只是另一双我自信地认为可以“驯服”的鞋子,却又忘了过程中自己也需要付出代价。

我们的 E&O下午茶 :回忆的浪花
[那天下午,两个女生一个女人各自抱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担忧,空气中交换着三个夏娃的故事。从表妹们的身上仿佛看见了以前少女时代青涩的自己,也就只有几许年以后,才会明白爱情岂是人生的全部。]

另一双送出去的红色高跟鞋我们都在往前走
[穿得脚痛的高跟鞋,就算再美丽再喜欢,硬要留下也只能在柜子里养尘,我无法允许自己的脚趾变得难看,也不想牺牲女人的年华时间为就去迁就一双鞋子。]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泰国曼谷)吃饱了才能走更远的路

曼谷临行前恩叮咛了我好几次,交待我尽可能别吃路边摊,他还忘不了我在 Langkawi 岛的食物中毒事件。

第一天在曼谷我倒是听他的,乖乖带妈妈去 Central World 吃饭,妈妈说她想吃酸口味的食物,我们在 7 楼走了半个圈子,看见的几乎都是日本餐厅,走到最后第二家是泰国餐厅,里面三三两两几张桌子都是游客模样的食客。

我大略翻看了他们摆放在外面的餐牌,妈妈没有意见,当时候我们俩都很饿了,我不想再花时间一家一家餐厅去看,直接拉了妈妈进去坐,心里有数,假如真的倒霉选了一家“黑店”,倒霉的是荷包被烧个洞,也不至于倒霉得吃坏肚子吧?



那顿饭一共花了 THB600++,两杯茅草饮料(一冷一热)、一份蔬菜春卷、一份木瓜沙律(辣到我的眼睛睁不开)、妈妈吃海鲜东炎面,我吃不辣的海鲜炒河粉,食物水准如意料中一般,妈妈直嚷不划算。

第二天晚上我的胆子比较大了,跟妈妈一起去吃路边摊海鲜宵夜,就在 Central World 的马路边 (与 Big C 正对面),从傍晚 6 点开始营业至深夜,长长地顺着人行道好几个摊位,卖的海鲜都是大同小异,有当地人用餐。



一碗两人份海鲜冬粉汤,一碟水煮淡菜 (Mussel),一份泰式酸辣墨鱼沙拉,一瓶汽水,总共 THB300 不到,食物味道也不错。

两人带着一肚子的满足回去酒店睡觉,隔天早上才起床就拉肚子了,我被逼吞了一罐保济丸,妈妈去到卧佛寺还得去跑厕所呢~

出门旅行,最怕身体闹毛病,妈妈去年 12 月去上海,从降落上海的第一天她就想立刻搭飞机回家了,7 天 6 夜里餐餐咽得辛苦,食物一上桌还没入口看到就想吐,吃了药也没用,根本是水土不服嘛~

我知道自己,一胃痛起来, 脾气也会跟着来,出门旅行初到陌生地方,除非一早已有安排,知道自己要上那去用餐,或是有个今天非吃不可,要不然以后就没机会吃的天下无敌美食,否则我还是那句,什么都是先吃饱了再说。

Lankawi 食物中毒事件 : 有你守护在 Langkawi
[我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当时只穿着底裤就冲出去外面找我,他说当时他在房里找不着我已经非常惊慌了,管他是不是刚冲好凉还没穿好衣服,肩上还披着毛巾呢 ~]


Sunday, February 12, 2012

从荷兰空运过来的郁金香



少女时期青春无敌,每逢到情人节都会收到花,一看卡片上的名字更是意外,都是平时很文静很害羞的脸,可是那时候我偏偏喜欢上的,是不会送花给我的男人。

身边的那个人说,以前他所送出去的花都是由女秘书安排,有一次不懂是女秘书搞错了还是故意的,当他从车后座拿起女秘书为他准备的花举到女友面前,才发现原本应该送的花朵数目却送少了。

他当下急中生智,温柔地对伊人说,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21岁。

所以,男人除了脑筋要会转得快,心算也要快。

这郁金香不是身边人送的,因为他现在没有女秘书了,呵呵~

买郁金香是为了慈善,我原本只打算买 3 朵,卖的人说买 3 送 1,我开心地捧着我的幸运号码回家。

家里没有花瓶,只好用香槟酒杯代替,然后拍张照片传给身边人,附上谢词,作弄他一番。

谢谢你送的花,非常有品位,非常漂亮,非常喜欢。^_^

Tuesday, February 7, 2012

挂在窗外的大盘子



清晨6点多,被一道不刺眼的黄色亮光照在脸上醒了,原来睡房的窗外挂了一轮圆明月,翻个身打算继续睡去,没几分钟又转回来看着那张柔和的脸。

自去年五月中搬入猫居以来,好像今年才开始注意到我家窗外会有月娘来探访,爬起床拿出相机给它拍个照,然后人再卷回被窝里去晒月光。

很久以前写在部落格里一篇想家的文章,有一小段文字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盼到月光晒在我家门”,现在月光真的晒在我“家门”了,更是晒到我床上来。

向往他乡时看外面的月亮比较圆,成为了游子却想念月还是故乡明,不懂天上的月亮看我,又会怎么说?

看着窗外发亮的大盘子,我轻轻笑了。

2006 年想家的文章 : I Love U
[在钢骨森林里,尤其是KL City,大家都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了,那里还有闲情晒月光?我们这些住在apartment 的家伙,就算有 balcony , 也未必盼到月光晒在我“家门”......]


Monday, February 6, 2012

我们去曼谷过年(23-26/01/12)


大年初一早上(23/01/2012),我与妈妈两人飞去曼谷过年,妈妈她老人家很久以前就说过,希望有一天过年的时候可以出外去旅行,也不记得她到底说了多少年,重复说了多少次,我这个做孩子的今年才为她圆了这个梦。

来回机票是半年前订下的,因为是新春旺季,所以机票也比较贵,两人一去一回大概花掉了马币两千。

我们从老家搭马航到 KLIA 转机,算是绕了一个大圈才飞曼谷,飞行时间虽是拉长了,但是比起 Air Asia 从我老家直飞抵曼谷的时间还要合我心意,抵达时间是当地的下午 1 点 30 分,比起 Air Asia 的抵达时间已经是傍晚要好得多了,至于回程我就选择了 Air Asia。


我们的房租一晚THB3280++,没包含早餐,Priority Club 会员持有优先权办理入住酒店手续。
如果需要酒店安排机场接送,一趟 THB1500,限制人数是两人,行李的件数是3-4件。

酒店住宿是在起飞曼谷的 20 天前才决定,原先是打算下榻 Centara Grand@Central World,上网查看要订房间的时候却客满了,亲自打电话到曼谷去还是得到一样的答案。

身边人提议我不如考虑 Holiday Inn Bangkok,地理位置更好更方便,吃喝逛街购物都是步行的距离,走出酒店再走下一条斜坡路就是捷运站 BTS Chit Lom 。



四天三夜的曼谷行,我们都是轻轻松松地走吃喝看,没有一张赶死人的行程表,只去了大皇宫 (The Grand Palace) 和卧佛寺 (Wat Pho),热闹的唐人街 (Yaowaraj) 都只是吃个早餐路过,从那里的码头搭船去卧佛寺,众多背包客聚集的考山路 (Khao San Rd) 也没去那里凑一份热闹。

如果要说我们重复到回去最多的地方,应该是属 Central World 的 NaRaYa 包包专卖店,第一天晚上一人拎着一个非常显眼的 NaRaYa 黄色大袋子回酒店,明天又再拎一个黄袋子回去,直到后来,酒店的 Bell Boy 看见我们出去,都忍不住问 Shopping again?



走进 Central World 的 NaRaYa 包包专卖店,你会看见很多为蝴蝶而疯狂的女人,我想那里的销售员也需要具备很高的EQ,每天面对那么多的客人那么多的询问,应该也有很多像我那样,喜欢拿着陈列包向他们发问,这个在那里?

记得我一走进去就立刻冲到一堆桃红色前面,拿起一个有大大蝴蝶结的水桶包对妈妈笑喊,我要这个~!

瞬间好像变回了小女孩,走进了五彩缤纷的糖果店,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每一个看起来都那么漂亮可爱,接下来的几天,妈妈和我一人拎着一只蝴蝶包游曼谷。




这是我败回来的部份 NaRaYa 包包,给同事们,给表妹们,给肚皮舞姊妹们,给长辈....... 自己只留了两个用,妈妈也买了好些,两人总共花掉了大概 THB4000++,真正算起来好像也没有买很多哦~

四天三夜游走曼谷,我抱着淡然的态度与它相处,可是它待我却不薄,所遇见的人都非常和善,就算向 Tuk-Tuk 司机问路,也会得到友善的回答,也没遇上欺诈事件。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