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January 2012

Tuesday, January 31, 2012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曾问过向希(可以点击这里游览她的部落格),她去西藏的时候有没有去拜访“玛吉阿米”? 知道这个地方是从Calvin 的部落格 《行形摄色》,据说那是当年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与他心仪的女神相遇的酒馆。

好久以前就听朱哲琴唱 《六世达赖喇嘛情歌》,还记得接触她的第一首歌是 《阿姐鼓》,从十几岁听到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厌倦,那时候根本不晓得《六世达赖喇嘛情歌》里的那个“他”,是真实曾存在过,一个活生生的人。

有一次无意中从杨二车娜姆的部落格读到了一首诗 《见与不见》,简单的用字,拼凑起来以后所带出来的意思让我动容动心,诗句尾端的右下方有四个字 [仓央嘉措],从网上搜索这个名字才知道他是何人。

后来再听 《六世达赖喇嘛情歌》,心情也不一样了,仓央嘉措虽然身为尊贵的转世活佛,却因为对世俗的多情而写下了许多美丽又哀愁的情诗,我问过自己,如果有一天会去西藏,是因为他的深情,还是她的歌声?



起这篇文章草稿,我正一边吃着巧克力火锅,一边听朱哲琴唱《六世达赖喇嘛情歌》,浓浓的甜巧克力浆在舌尖化开,不懂哪个名人曾说过“巧克力是邪恶的”,眼前的四种水果当中,我偏爱草莓,殷红的草莓裹上热巧克力浆,就像诱使圣人犯戒的魔鬼。

如果你看过电影 《Chocolate》, 美丽的巧克力店老板娘 Juliette Binoche 在制作巧克力时的专注神情,从热巧克力浆升起的热气熏得她的额头上,脖子上都出现了汗迹,那个画面让我仿佛都闻到了浓浓的巧克力香。

是的,想吃巧克力的欲望让我肾上腺素上升,当巧克力终于碰到舌尖,我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也同时被自己的欲望征服了。

也许,在每个欲望面前,都会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堂皇理由,就像朱哲琴唱着 “喇嘛仓央嘉措,别怪他风流浪荡,他所追寻的 ,和我们没有两样.......”

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调整心情频道,准备回到工作战场



今年选择了晚上去豆原拜年,连续一个星期内频密搭了五次飞机,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被机舱里干燥的空气威胁,没做好保湿功夫的肌肤变得很差很干燥,就连头发捉一把在手也觉得是干巴巴的。

左眼也因为一连几天太长时间戴着隐形眼镜而发炎了,红血丝布满了眼球白色的部份,原以为豆原晚上昏黄的灯光会帮我掩饰得很好,还是被眼尖的文心看到了,呵呵~

从曼谷带回来一块瘀青,就贴在右小腿肚上,是什么时候弄到的,是在那里弄到了,也不知道。

离开老家带着不见了一小块表皮的右手无名指,凶手是电视机柜里的木板间隔格子,现在伤口已经结了一层褐色薄膜,伤口的周围还是有点红肿。

回到猫居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箱,一个大动作转身准备把清空的行李箱塞进厨房里的高柜子,打开着的柜门尖角在左边的膝盖上划了一条血线,现在还红红地很刺眼。



去到豆原,“八卦”地凑前去看人家怎么刷卡,一个头撞在头顶上的柜子尖角,还好力度很轻,没有起“包子”。

这个新年,真是过得伤痕累累啊~>_<

现在,需要时间来适应猫居的安静,少了有人跟你唱唱反调,少了耳朵边的碎碎念,要不然就是被担心不会自己吃饭而一直要你不停的吃..... 这些这些,虽然偶尔会让眉头皱一下,但是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暖胃暖心暖意

是夜,餐厅已经打烊了,只留下部份的灯还亮着,他从厨房里走出来,说汤和肉已经在加热中,要不要炒碟菜?他问。

我摇摇头,这个月的胃口不是很好,根本没心情坐下慢慢吃一顿饭,吃得最多的是 Ikea 的两块钱热狗面包和马来小哥卖的街边汉堡,快速填饱了肚子就算,为的是给胃垫个底吃药。

没多久,一盅老黄瓜汤,一碗梅菜扣肉,一碟白饭上了桌,他颈上的衣服圆领湿了一圈,中央控制的冷气系统已经关上了,半昏亮的安静餐厅里只听到厨房传来抽风机的操作声,煤气炉的火温提高了厨房里的热气。

一阵饭香往鼻子扑来,捧起碟子凑近鼻子再闻,平时在外打包经济饭菜,有时候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现在总算知道了答案。

我独爱带点甜味的饭香气,米的外形是长长瘦瘦的,要是水份加放适宜,煮出来的饭粒颗颗带少许黏度,在灯光下反映珍珠色泽,我就是爱这样的米饭,就算单是扒白饭吃,也觉得可口。

他问我,记不记得林青霞写过那篇关于纽约男人的文章?

九七年林大美人和汤兰花曾在纽约住过一段日子,当时负责招待她们的朋友在纽约开了很多家高档次的中餐馆,他曾在餐馆晚上打烊了以后,亲自在厨房里做些拿手小菜和稀饭给她们吃,让两个小女生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林大美人把那段往事写进了她的一篇文章 《穿著黑色貂皮大衣的男人》。

生病会让人丧失斗志,也丧失胃口,妈妈说是天气的影响,体内热气囤积,他特地把我带到餐厅来,亲自为我准备一顿吃的。

那夜,我把面前的饭菜都吃光了,一顿奢华的日本料理,一顿绚丽的英式午茶,都只是一场风花雪月,一顿简单朴实的家乡饭,却能疗愈生病的胃口。

临走前,他写下一张字条留在桌上,免得吓坏了明天开门的伙计,他说。


Sunday, January 15, 2012

你的专属治疗师



上个星期日傍晚,把黑曜石球握在左掌心,盘腿坐在沙发上跟着冥想引导练习光碟的指示进行脉轮净化冥想,也忘了自己后来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睡了多久,感觉就像一盏灯那样,被关掉了开关,完全一片黑暗,也没有发梦,没有害怕,觉得很安详,很平静。

当意识开始恢复清醒过来,耳朵听到光碟里的那把女声说:现在,你全然被点亮,准备好迎接令人兴奋的一天 .........

从沙发上坐起身,走去厨房喝水,在家里到处走动走动,没多久就往厕所跑了,是囤积在体内的穢气开始被排出来,那一天,是这个月以来第一次感觉胸口舒畅非常,也是这个月以来第一个睡得安稳的夜。

开始自习脉轮净化,是在今年初生病了以后,直觉上也一直想要接触粉红色的东西,连续两个星期内,买了一个粉晶心型吊坠和一条粉晶手珠链,跟随我多年,很少离身的紫水晶手珠链暂时被收起,紫水晶项链也被取下。

以前只知道粉晶能帮助提升人缘和桃花运,现在才知道它也能用于净化心轮,这是后来翻看一书《净化脉轮》才得知,我们的烦恼与执著所产生的忧虑意念会侵扰与问题相关的脉轮,而[心轮] 主的是跟情感有关的课题。

其实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手掌能感应能量,也没去在意与他人有肢体接触的时候会不会吸附到人家身上的负能量,意念上认为只要不刻意去想就应该没事。

第一次帮恩按摩双手是去年在兰卡威岛的机场,那一次回程中他的胃灼热发作,整个人痛苦非常,我当时握着他的手,轻轻揉搓他的手掌,没想到他竟然舒服地睡着了,现在他几乎每天都会自动把手举到我的眼前。

他爱躺在猫居的红色沙发上跟我说话,说今天怎么了,生意如何了,见了什么人谈了什么事,我总是一边给他搓搓手掌,拉拉手指,推推手臂,一边跟他一聊一答。

现在想一想,那个画面倒有点像心灵疗愈,我是治疗师,他是病人,我坐着,他躺着,就算那天他是多心烦意乱,心情都会很快放松下来,慢慢地睡着了。

近来看他为了工作而眉头紧锁,也许意识上希望能为他分担一点什么,就那样在为他按摩双手的过程中不自觉吸附了他身上的负能量,处理事情的情绪起伏,需要顾及的人情世故,选择的勇气和恐惧....... 这些一遍又一遍的情感思考模式当中有正也有负,都是一股看不见的能量。

不管是生病了的身体呼唤相关的疗愈水晶还是疗愈水晶呼唤这付臭皮蘘都好,卖水晶的女人说我,听取你的直觉吧~[心轮]是开发直觉,爱和超感知力的脉轮。

Tuesday, January 10, 2012

对你撒娇的权利

从 2011 年末跨入 2012 至今,我都一直在病着,被咳嗽和伤风这些小毛病缠住了身。

白天眼皮沉沉地一直想睡觉,到了夜晚渴睡又没能睡好,睡又睡得不够沉,一直容易头痛...... 假如把这些情况都告诉母亲大人,她准会叫我去买养命酒喝。(或许…. 我真的应该考虑买瓶来喝。)

最难过的是没能长时间集中精神看书,眼睛一直酸酸累累,写文章的速度都慢了,脑筋也转得钝了,更别说谈两性话题,很多草稿都囤在 PenDrive 里没能见天日。

一开始都只是干咳,前些天开始咳上痰,在电话中对身边人撒娇,惨兮兮的语调说咳嗽好像严重了,那天下班回到家,就看见了桌上的猴棗散和字条。



吃了他买来的中药粉,总算制止了病情继续恶化,现在每天将近黎明时分,还是会被自己的咳嗽声吵醒。

昨天下午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咳得眼泪都飙了,嗦嗦鼻子,对站在一旁看我把药粉和水吃的印尼清洁女工说,Batuk sampai paru-paru pun nak keluar . (译: 咳得连肺都要出来了。)

其实自己当然懂得去看医生,懂得去买药,对他撒娇,要他买药,其实小女人心里面真正想要的,是那份被哄吃药的宠。^_^


Monday, January 9, 2012

随想 0110 - 让爱情长青的养份 - 爱与你说笑



你问我:
为什么总是在生意上遇见番薯?

我说你:
因为同物相吸,所以你现在也带着一个小番薯。


“芒果”大减价


每每 Mango 大减价的季节都会让我体内的败家荷尔蒙急速上升,平时我会不定时游览他们的网站,看见中意的衣服会把照片拷贝下来存档。

假如碰上太喜欢的衣服,价钱又是能接受的范围,加上荷包也允许的话会考虑买下,否则就耐心地等到 “芒果” 大抛售的季节,带着那张照片清单去抢购。

我的做法是直接把清单交给某个店员看(通常她们会很乐意帮忙),她们会告诉你哪个还有货,哪个没有了,哪个挂在那里或这里…… 这样子可以省去瞎找衣服的体力和时间,也更快拿(抢)到衣服去试穿。 (我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呵呵~)

主要先把想要的都找齐了,才会慢慢去翻看架子上其他的衣服,也许有些从网站上看起来不怎样的,穿上身却另一回事。



这一次 Mango Sale 的红色旗号开跑了几天我才去扫货,步伐当然比别人迟了好几步,也真的见识到了女人的购买力量。

非常 Chanel 的黑色棉外套,原价 RM159 的时候不舍得买下手,价钱跌一跌到 RM129 就被扫清光了,连续跑了三家专店,终于在 Mango@Mid Valley 找到了唯一一件,还是放弃了,没能接受套在身上过于宽松的 L Size。



另一件蓝色碎花吊带背心也一样,连续跑了三家,最终 Mango @ Sunway Pyramid 的店员帮我从衣服堆里找出最后一件,也是因为尺寸太大而忍痛放弃了。

有些非常信心认为等到 70% 折扣都还会有的棉衣,大大的玻璃橱窗还贴着 “50%” 就已经被人一扫而空,这一季的 Cardigans 和 Sweaters 意外地非常抢手,也许是雨季太绵长了。



这两件连身裙都是在淡季期间买的,非常喜欢绑在腰间的流苏设计,桃红色那款是无袖 Deep V,有三种颜色选择,大减价时从原价 RM139 跌到 RM69,更要命的是还有我穿的 XS Size,黑色白球点是长袖 Deep V,好像在淡季就已经卖断了。

买衣服也像牌子占卜,牌子上的图像仰入眼帘的第一个直觉,第一个想法就跟试穿要买的衣服一样,第一个眼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第一个闪过脑子的意见,第一个印象,行还是不行,准确度都是 80% 以上。

以我自己的经验,稍微买得有点犹豫的到后来都变成了在衣柜里养尘,要不穿了一两次之后被打入冷宫,要不一买回来就被雪藏到“衣寿”耗尽,等到清理衣柜的季节时才放“出宫”。



这条淡季期间买的斜肩花花裙子,看模特儿示范穿得很美很性感,套在自己身上站在店里的镜子前也觉好看,努力催眠自己穿起来也会像人家那样娇美。

把对我的身高来说算是过长的肩带子改短之后,腰间的车线却变得上下不一,胸部有点宽松,穿了像是挂在自己的身上多点,已经是最小号的那件了。

给自己买的理由是要带几条漂亮的裙子出国去过年,走在异国的蓝天白云下,穿着美丽花裙子,脚踩清凉人字拖,拎个编织大包包,头上一顶宽边大草帽,灿烂的阳光没能落在我的鼻尖上..... 看来,我也真的想得太多了。>_<

女人要败家,什么千奇百怪的理由都有,也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


Saturday, January 7, 2012

随想 0107 - 只要你笑了就好


图片取自

爱情把我变成了扯线娃娃
被你牵扯住了
---


Wednesday, January 4, 2012

《深夜食堂 2 》 命运 。选择


延续对 《深夜食堂 1》 的喜爱,对 《深夜食堂 2》 一样抱着惊喜盼望,没想到在大结局以前,第二季里大部份的故事并没能让我动容,有时候反而是喜欢那一集的主题食物多过故事,就像第八集的 《冷やし中華》 (发音:Hiyashi Chuka )。

总结来说,对第一季的喜爱还是来得比第二季的深,也许人对初次接触就印象好的最能记得也比较偏袒,还是因为一开始就得到了最好的,所以对下一次的要求就更高了?

《深夜食堂 2 》 也对 《深夜食堂 1》 里某些人物的故事作了交代,那个说他不是完全的坏人,但也不是完全的好人的黑社会大哥小龙,原来他喜欢吃红色章鱼香肠是跟心底的一段往事有关,高中时候喜欢的学姐曾为他做了香肠便当。

与小龙是敌也是友的警探长,明明自己也是很在乎患了乳癌的学姐,宁可选择对着拾起的棒球跪着哭泣也不要在学姐和朋友面前流露悲伤,还有哦~如果真的可以,我也希望遇见一个义气的黑社会小混混,为我们教训负心的男人。

《深夜食堂 2》 的第十集故事 - 《饺子》,也就是第二季的大结局,那个每每都静静坐在店里的角落处,所吐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抓破脑筋去思考的胡须男,他的故事让我想起了一部香港旧电影。

那部电影里曾志伟是黑社会洪兴帮的老大 – 天哥,吴彦祖是他最得力的跟班,名字是 Mike。

Mike 原是警察安排的卧底,后来逐渐被钱和权迷失了本性,更是搭上了天哥的女人 Pauline,计划夺取天哥所拥有的一切,更抹黑良心把发现自己开始变节的警上司杀死,企图灭口。

情人节那天, 天哥带 Pauline 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餐厅,两人表面似没事的喝酒聊天,女的自己心里有数,也许饭后就会被算帐,当晚整个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人,天哥说他包下了餐厅,不只是今晚而已,以后永远都是。

原来天哥已经暗地里买下了整个餐厅送给 Pauline,更为她准备了一笔钱,告诉她假如她不滥赌,那笔钱是足够让她过一辈子。

其实天哥一早已经知道自己的太太 跟 Mike 有染,他大方地向 Pauline 提出分手,自己打算移民离开,如果她选择留下,他已经为她以后的生活安排好了,也愿意把大哥的位子让给 Mike,如果她选择跟他走,就必须舍得 Mike。

依稀记得 Pauline 哭着对天哥跪下求他带她走的那一幕,天哥掩住她的耳朵温柔地说他什么都听不到,要她慎重考虑清楚以后才决定,他要她记住他永远是最疼她,那句话让我的眼眶红了。

我想,饺子店的老板肯定知道太太的旧情人回来了,也知道对方要她一起离开,他以婉转的方式让妻子明白,她现在所拥有的幸福和安定是可以掌握的,选择不以严厉责备的问罪方式,最终成功地挽留了妻子的心。

《深夜食堂 2》 大结局尾,那两张被遗弃在小神社的机票让我心揪了一下,那何止只是关系到两个人的选择,两个人的人生?就像深夜食堂老板对饺子店老板娘说的那句话,你的人生不仅仅是属于你的。

到底是选择造就了命运,还是命运的安排牵引了选择?所谓的 [冥冥中早已注定] ,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我说《深夜食堂 1 》 : 猫饭
[每一只离开家乡,离开家人,背着装满梦想的行李来到大城市的猫咪,都会走过一段只唯求生存的猫饭日子,就算只是一碗白饭配猫喝的miso soup,吃进嘴里是满腔的幸福和安慰。]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