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对你撒娇的权利

Tuesday, January 10, 2012

对你撒娇的权利

从 2011 年末跨入 2012 至今,我都一直在病着,被咳嗽和伤风这些小毛病缠住了身。

白天眼皮沉沉地一直想睡觉,到了夜晚渴睡又没能睡好,睡又睡得不够沉,一直容易头痛...... 假如把这些情况都告诉母亲大人,她准会叫我去买养命酒喝。(或许…. 我真的应该考虑买瓶来喝。)

最难过的是没能长时间集中精神看书,眼睛一直酸酸累累,写文章的速度都慢了,脑筋也转得钝了,更别说谈两性话题,很多草稿都囤在 PenDrive 里没能见天日。

一开始都只是干咳,前些天开始咳上痰,在电话中对身边人撒娇,惨兮兮的语调说咳嗽好像严重了,那天下班回到家,就看见了桌上的猴棗散和字条。



吃了他买来的中药粉,总算制止了病情继续恶化,现在每天将近黎明时分,还是会被自己的咳嗽声吵醒。

昨天下午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咳得眼泪都飙了,嗦嗦鼻子,对站在一旁看我把药粉和水吃的印尼清洁女工说,Batuk sampai paru-paru pun nak keluar . (译: 咳得连肺都要出来了。)

其实自己当然懂得去看医生,懂得去买药,对他撒娇,要他买药,其实小女人心里面真正想要的,是那份被哄吃药的宠。^_^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