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Tuesday, January 31, 2012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曾问过向希(可以点击这里游览她的部落格),她去西藏的时候有没有去拜访“玛吉阿米”? 知道这个地方是从Calvin 的部落格 《行形摄色》,据说那是当年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与他心仪的女神相遇的酒馆。

好久以前就听朱哲琴唱 《六世达赖喇嘛情歌》,还记得接触她的第一首歌是 《阿姐鼓》,从十几岁听到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厌倦,那时候根本不晓得《六世达赖喇嘛情歌》里的那个“他”,是真实曾存在过,一个活生生的人。

有一次无意中从杨二车娜姆的部落格读到了一首诗 《见与不见》,简单的用字,拼凑起来以后所带出来的意思让我动容动心,诗句尾端的右下方有四个字 [仓央嘉措],从网上搜索这个名字才知道他是何人。

后来再听 《六世达赖喇嘛情歌》,心情也不一样了,仓央嘉措虽然身为尊贵的转世活佛,却因为对世俗的多情而写下了许多美丽又哀愁的情诗,我问过自己,如果有一天会去西藏,是因为他的深情,还是她的歌声?



起这篇文章草稿,我正一边吃着巧克力火锅,一边听朱哲琴唱《六世达赖喇嘛情歌》,浓浓的甜巧克力浆在舌尖化开,不懂哪个名人曾说过“巧克力是邪恶的”,眼前的四种水果当中,我偏爱草莓,殷红的草莓裹上热巧克力浆,就像诱使圣人犯戒的魔鬼。

如果你看过电影 《Chocolate》, 美丽的巧克力店老板娘 Juliette Binoche 在制作巧克力时的专注神情,从热巧克力浆升起的热气熏得她的额头上,脖子上都出现了汗迹,那个画面让我仿佛都闻到了浓浓的巧克力香。

是的,想吃巧克力的欲望让我肾上腺素上升,当巧克力终于碰到舌尖,我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也同时被自己的欲望征服了。

也许,在每个欲望面前,都会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堂皇理由,就像朱哲琴唱着 “喇嘛仓央嘉措,别怪他风流浪荡,他所追寻的 ,和我们没有两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