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爱在某个灯火阑珊处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1

爱在某个灯火阑珊处

晚间 8 点 50 分的飞机,我是第一个 check-in 的乘客,位置号码 19A。



飞机比原定时间提早起飞了10 分钟,从飞机小窗口往下看,夜晚的老家看起来就像一座黄金城市,非常漂亮,黄金城里的马路上车子来来往往,猜想 ahmoi 的白色小车会在那里?脚下一片万家灯火,负责驾车的老弟又会带两老去那一盏灯火处吃晚餐?



那天傍晚,家里所爱的每一个人陪我过海,由于机场正在进行大装修,二楼起飞厅外的道路被封住了禁止通车,我要弟弟把车子停在临时搭起的接放乘客棚子下,爸爸下车帮我把行李从车尾箱抬出来,刚才出门也是他帮我提行李,他是我爸爸,我受得起这份疼爱。



拖着行李走开了几步,再转回身去抱了他老人家一下,盘旋在心中许久想做的,终于鼓起了勇气。



飞机飞过那条全长 13.5 公里的黄金腰带,它是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年落成通车,连接着我起飞的城市和长大的地方,这次回老家的日子很短,大部份时间都给了家人和老家的床。



老家客厅里那架肥大厚重,被雷电劈过两次的古董 29 寸电视被换掉了,那个一直在面子书里喊朋友去 drink,也不肯给自己买双新鞋子的老弟,在机场收到他的谢谢简讯,我回复,一双好鞋带你走更远的路。



这次回家跟妈妈一起去 shopping,发觉她的态度柔和多了,心情很好,人也比较轻松,也许是老家的购物广场让她走得自在,也许售货员都会说她懂的语言,没有像之前在黑白城市带她逛街那样,与周围的环境有隔膜。



卖冬装的店里挂着长长一排各式各样的冬装,妈妈的手唯独在棉织冬装附近徘徊,我说要是遇上下雪,肩头会被雪花沾湿,拿了几件滑亮面质的冬装外套给她选,她没说不喜欢也没说喜欢,我也不再说什么,反正女人的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衣服。



她先试穿一件深灰色的大衣,然后再试穿另一件米褐色,对我说这件穿起来好像比刚才那件轻盈哦~款式也比较漂亮.... 我看见她老人家脸上合不拢嘴的笑容,那也是她第一次主动问店员价钱。



店小妹说有折扣 30%,手指头在计算机上点了几下,说了一个价钱,还补了一句,这件是纯 Cashmere wool,我说 OK。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家里穷得没钱过年,老天爷给妈妈送来两百块中字奖金,妈妈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带我去买一条新裙子。



后来我去书局买杂志,妈妈坐在购物广场的公用椅子等我,出来的时候看见她把那件米褐色大衣拿出来摸摸,再重新叠好,我心里一笑,知道她非常喜欢。



习惯了城市的购物广场早上准 10 点开店营业的观念,忘了老家的生活节奏比较缓慢,那天早上 10 点 10 多分,一老一少坐在星巴克等人家开店,妈妈问我们的饮料一共多少钱?我只是含糊地回答十多块钱。



后来想想,从包里掏出单据,告诉她您的 black coffee 是 RM8,我的橙汁是 RM9.50,以后要是有人跟您说起这里,您知道价钱,没有人可以唬您。



小时候妈妈送我去上学,让学校的老师教会我读书写字,小娃娃长大后,离开了妈妈的怀抱,离开了成长的地方,然后有一天小娃娃再回到妈妈的膝下,告诉妈妈她在外面世界的蓝天下看到了什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