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何止是一杯茶的暖



过去几个晚上都与友人在 Paparich 喝茶,每次几乎都坐到人家打烊的时间,更有一次是坐到被待应生来“请”,原来他们是距离结束日常营业的时间,提早15分钟“赶客”。

一连几晚,我开始在 Paparich找到了自己的娱乐,一向以来我都很喜欢观察人,有些人就是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浪有多高,不知道句句谈话都飘进他人的耳朵,我就是有这份能耐,与身边的人说话的同时,耳朵依然能捕捉周围的声音。

友人身后的桌子是一对年轻男女,看似学院生的几率很高,男的说个不停,仿佛胸前那股热血多莫迫不急待要喷洒出来,他说不要再蹉跎时间了,要开始实行自己的理想,先是搬离目前住的地方,那里太乱太脏了,我听见他说了几个新考虑中的地区名字,都是生活消费水平较高的地区。

女的都是在听,偶尔附和两句,当一个男人对女人滔滔不绝说着自己未来的展望和计划,假如你是那个女的,对眼前的男人有好感的话,只需要微笑以对,当他的好听众,间中送上美言几句,他会对你的印象加分,反之,你可以泼他冷水。

我左手斜对面的桌子是两男一女,一男西装笔挺,模样俊潇,他起身走开讲手机的时候就站在我们桌子前面不远,正好与我的视线对上了。

另一男是T-Shith 短裤,身形微胖,踩着拖鞋,女的衣着是后来他们离开的时候才看到,简单款式的宽肩上衣配黑色紧身长裤,脚下三寸高跟鞋,手里捧着几个文件,她一直坐在西装笔挺男的旁边,全程几乎都没有说过话。

他们那一桌子传来的是非常官方式的直销推销言论,女的像是西装男的下线,T-Shirt 男是谁的朋友,是被谁“出卖”了我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要是多年没有联络的朋友突然找上自己喝茶,小心不是保险就是直销,最后的可能就是 – 抛红炸弹。


夜渐深,店里的喧哗声逐渐散去,我和友人继续聊天,话题不自觉扯到了香港一位资深女作家,他问我有没有看过她的书?人家是顶顶有名的名女人,我大言不惭地说没有,倒是笑着回问他,你怎么没想过去认识她?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友人突然被我这么一问,只是意味深长地笑笑,没有说什么。

我也识趣没有追问,他是个经过的风浪,见过风雨的男人,香港是他常去的地方。

我把视线从友人的脸上抽开,落在他右手边桌子的一对男女,女的吃着一碗面,男的面前只有一杯热饮,看样子像是陪女的来吃东西。

夜里,有个深怕你肚子饿睡不好,老远地跑来陪(带)你出去吃夜宵的男人,就算他不懂得说话逗你笑,却比起约你出来喝茶,不停说着个人理想,说得仿佛明天就会立刻摘下成功果实的男人,要可爱得多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