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4, 2011

最爱乡味。妈妈的佳肴(4)



上次回老家,在雪柜里找到了隔夜的阿参鱼,立刻放到炉上去回热,扒了两碗饭。

雪藏了一晚的阿参鱼汤脱去了一些水分,酸酸的汤汁变得更浓,喝得过瘾,单是捞汁配白饭也没问题。

小时候吃这道佳肴,只喝汤和吃黄梨块,那时候吃鱼总是有被鱼骨啃到的恐惧感,稍微长大了点,觉得自己比桌面上的那条鱼大个子了很多,就没有那么怕鱼了。




还有,我家有这么一个吃饭文化,把隔夜的A + 隔夜的 B = 又是另一道新的 C。

呵呵~有时候老火汤是越煮越有味,把冷汤回温煮沸,丢入隔夜饭煮成汤饭,平民又好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