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1, 2011

遇见疼爱你的情人是爱情花红,不是爱情专利



一个工作忙的下午,收到他的简讯:[ 好久没听到你咳了,也好久没听到你哭了, keep it up my dear。]

他曾告诉我,N年前刚认识我的时候,看我整个人仿佛罩在巨大的黑影之下,整个人很 negative,很暗、很沉,那时候的我很少笑容。

他说,希望我认识了他以后,我的眼泪会被藏起,他要我以后都是一个快乐的女人。

男人要女人与眼泪绝缘,尤其是一个感性的女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越靠近我的人越见我最多的泪水。

我的爱情观点在三十三岁以后形成了一个分水岭,不敢说自己是一夜长大,教会你爱情智慧的,不是父母,不是老师,也不是夜晚深谈的姊妹,而是你深爱过又伤害了你的情人。

男欢女爱,有时候承诺是比陶瓷还要脆弱的东西,甜言蜜语是比毒药还要夺命的东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