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婚?昏?

Friday, April 16, 2010

婚?昏?

假设 [结婚] 这个词是餐牌上的一道菜,客人进来坐下,拿起餐牌看,对待者说哦~原来你们也有这道菜,待者以为客人接下来要说的就是,那就要一份这个,其实客人心里早已决定了要吃别的。

四月回老家去清明的时候,在家附近遇见了童年玩伴的妈妈,还是她老人家先叫住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习惯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一付活在自己空间里的样子,就像在月光下走路的人,只看得见自己眼前的几步路风景。

老妈妈说好久好久没看见我了,笑问我结婚了没有 ?

我说还没有。

老妈妈说我结婚的话一定要派喜帖到他们家,她的女儿多年前外嫁到另一座城市去,也都常问起我怎么样了?

每每回老家我要么不是足不出户,不然就是溜到海边去晒太阳,要被老街坊碰上的几率很低。

老妈妈说起自己的女儿,我的童年玩伴 – 枝,她老人家满脸愁容,女儿结婚后帮丈夫打理生意,两公婆日见夜见难免容易产生摩擦,老妈妈说宁愿女儿自己在外打一份工,不用看老公的脸色,无奈长期饭票不允许老婆出外工作。

我笑安慰老妈妈,做老公的可能担心美娇妻出外工作会引来狂风浪蝶。

其实遇见 ‘click’ 得来的男人,我还是会有想婚(昏)的念头,只是心里面以前一直想要的东西,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再那么重要了。

认识一个人越久,越熟悉那个人,想婚(昏)的念头就会越淡,不是那个人不够好,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在她的家书说过,[ 我很怕结婚后进入另一个别人的大家庭。]

假如 [结婚] 真的是餐牌上的一道菜,就算它是唯一可选的主菜,我还是可以选择只要前菜和甜品,餐厅总不能因为我这个客人不安规矩吃饭就把我赶出去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