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与心对话八百里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与心对话八百里



星期三假日那天早上醒来,没再多想,收拾了背包拿了车钥匙就出门,公寓里晨运的老爸爸向我道早安,说今天是假期,问我还要去上班啊?

我对老爸爸笑,大声说不,我度假去了~!

已经很久没有独自一个人驾车回老家了,总会担心 Kancil 仔要是半途中闹脾气的话,那时候一个女生在 highway 两头不到岸可就麻烦了。

回家的第一天,整个下午陪妈妈追看香港连续剧,过后被她赶去睡午觉,她老人家念我,说驾了一个早上的长途车人不累啊?

晚上爸爸下班回来,三人吃了晚餐继续看连续剧,我和爸爸一心二用,各自手里拿着一本书,我重复看 N 次《哈利波特》第7集,他老人家看心灵书籍,将近半夜12点我就被妈妈赶去睡觉。

隔天下午陪妈妈去看医生,她老人家多年前不小心从楼梯滑倒,直到那天我才知道旧伤患的痛还折磨着她,她却从来只字没提过,我心很痛。

那个下午,我们母女俩在车里闲聊对话,每次回老家跟妈妈聊天过后,都会发觉心变得很踏实,人很安,心灵处被黑白城市吞嚼的空洞都被妈妈的大爱填补了。

离家的早上,妈妈陪我下楼,帮我提着两个新水桶,是她买给我的,你总会用得着,她说。

走到 Kancil 仔旁,她把水桶放进车尾箱,交待了一声小心驾驶,转身头也没回地走了。

我望着妈妈的背影,过去日子的辛酸,走过的风风雨雨,很多事情对她来说已是云淡风轻,我知道她现在心里面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一对子女 – 弟弟和我。

有时候,该走的,该放手的就要让它成为过去,一再回头也许会变成了盐柱,变成脆弱得不堪一击。

老家一趟来回一个人走了 826 公里,眼睛看着前方,手控制着方向盘,脚控制着车速,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心专注着 - 要到达的方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