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1

与喜多郎一起走丝绸之路




那一夜,他说,我的国家遭遇了地震和海啸的摧毁,但是.... 日本一定会再站起来。

那一夜,看他忘我地沉醉在自己音乐里的神情,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那一夜,我听见行走在沙漠中的骆驼队伍,在徐徐的风沙中.... 听见一个美人的迟暮,那是楼兰女吗?然后,还有一场战争…….

那一夜,闭上眼睛感受云星剧场室内的冷风徐徐吹向脸,偷偷脱掉脚下的鞋子,套着丝袜的脚板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夜晚的沙漠是否比这更冷?

我问自己在那里?月牙泉,莫高窟,还是春风已度的-玉-门-关?


坐在我身边,几乎旅行了半个地球的他告诉我,他最喜欢沙漠里的日落,一望广阔无际的沙海,大大的鸭蛋黄悬挂空中,看似遥远却又似伸手可及的距离,那是一幅人间梦画。

压辏之奏 《响宴》 是我最期待的部份,紧凑而震撼心铉的鼓声,让人情绪澎湃的节奏,多年以来依旧没能被取代。

接近尾声的时候,喜多郎跑向立在高处的大鼓,几许年以前我在电视机前看过这一幕,没想到几许年以后会梦成真,我凝视着他用力挥动鼓棍的背影,仿佛在给遥远的祖国打气。

16 岁的喜多郎梦想气球,20110416 升空~ ^_^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