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houritsu: 原来阳光它一直都在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原来阳光它一直都在



午时三点多一些,天空安静地下起雨来,没有刮起把雨丝吹得乱七八糟的风,坐在户外的透明天花板下喝咖啡的人依旧保持优雅的坐姿,没有被雨点狼狈地追打。

小天鹅说,之前开始投考去日本深造,其实另一方面也很担心,万一真的被日本大学录取了,会不会舍得放下这里的一切,离开爸妈,离开朋友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度过 7 年?

后来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到了眼前,她说,原来只有当你真正站在那道桥的面前,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跨过它的勇气,每一个抉择都有必须面对的得失,必须接受的改变。

当你站在自己人生的转折点,那刻当下的孤独感和彷徨只有自己才懂,就算身边有人给予支持和鼓励,也只能靠自己走过那个弯,听着小天鹅说她的事,也好像在倒看着我自己。

近来面对的,听到的,要做的,有许多许多都跟以往完全不一样,与恩在一起的日子虽不足一年,他所教我的,要我学的,急速地逼着我成长。

小天鹅说,当你决定了方向,肯定了自己要的,面对选择中必然的得失与改变,也不会那么害怕了。

雨渐渐越下越大,受不了前右两边座位的咖啡客的云烟攻势,我们转移阵地去了麦记吃雪糕和炸鸡肉块。



一个很韩国模样的小男生进来麦记买外带,他的右肩头站着一只毛色非常漂亮的小鹦鹉,原本神情凝重的小天鹅一看见那只可爱的小家伙,微皱的眉心立刻松开了,脸上恢复了笑容,被小鹦鹉紧紧地拉住了视线。

小男生没有立刻离去,坐在户外的位子与小宠物一起分吃甜筒雪糕,我对小天鹅说,你就去问人家能不能拍照,可以的话我帮你拍。

小天鹅说她不会讲韩语>_<,我教她先跟人家讲日语,要是他听不懂才改用英语,这个国际语言他总该懂一点吧?后来才知道我们都摆了乌龙,人家会说广东话,是大马人。@_@

那个下午,我仿佛回到中学那年代,那种任性地挥洒时光,闲晃在快餐店里无所事事,聊天吃东西,吃东西聊天,说说自己喜欢的男生,说说未来前程,年少不知愁滋味,欲赋新词强说愁的那个年龄,心事那有现在的复杂。

那个下午,不可能出现太阳的灰蒙蒙雨天,我却奇迹地看见了“阳光”,小男生带来的漂亮小鹦鹉,它的名字就叫 “Sunshine”。

老天爷似乎在暗示我,就算天上乌云密布,就算雨季绵长,别忘了在天空以外,黑漆漆的宇宙里,那颗火球依然熊熊地在燃烧,阳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它照耀得到的地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