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5, 2010

六月。芝麻小事

新买给自己的高跟鞋,还是白色。

同一款式有-黑--,我全都套在脚上试,最后还是要了 -

我喜欢白色高跟鞋是从小开始,小时候看见村子里的大姐姐们出嫁都是一身的雪白,那一天大人们似乎也特别开心,仿佛什么都美好,新娘白色的嫁衣,白色的头纱,白色的鞋子... 看在小小的我眼里,是幸福的象征。

少女时代的我很爱穿白,长大后懂得白色的衣服不容易照顾,也少穿了,唯有对白色高跟鞋的喜欢保持不变。

Datuk Jimmy Choo 说,[ 穿着高跟鞋的美丽和优雅,无须以双脚的痛苦为代价。]

其实不管是什么颜色或是什么样的设计,反正鞋子是套在女人的脚上,最重要的是自己喜不喜欢,舒不舒服也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脚下的白色高跟鞋,会是带我奔向幸福的白云还是堕入深渊的乌云,也只有我自己冷暖自知。

小腿肚已经习惯了“踩高翘”的压力,肌肉不再疼痛,唯有穿着的时间太长的话,肌肉就会有些酸楚。

就像生活中或是工作上一样,当自己被迫去迎接更高一层的压力,克服了以后,人就更强了。

高跟鞋, sexy


乘月头口袋里还有闲钱,给自己买了小罐装的Nutella,浓浓的巧克力酱对我最有诱惑力。

下班回到家,先来一口 Nutella,还有一定要放在室温哦~这样子巧克力酱才会一直处于柔软的状态,这才好吃。

含一口厚厚的 Nutella 在嘴里,让它慢慢融化,最后剩下满腔可可香,回味,棒~!

也可以来杯热开水,加入一大匙的 Nutella,变成热巧克力饮料,是雨夜最好的暖胃圣品。

过去的旧情人,有两个特别喜欢巧克力,我不懂是不是受了他们的影响?我总是觉得,当你离开一段感情的时候,自己多少会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些什么,自己又带走了些什么。

不懂为什么,巧克力酱是巧克力制成品当中会让我联想到[性]的甜食,不管是来一口浓巧克力酱或是来一场欢愉的性爱,两者对我而言都是美妙的感官享受。

巧克力,sexy


六月我吃最多的可算是白面包了,平均两天内可以“干掉”一包普通包装的切片面包。最高纪录是持续吃了两个星期,唯一变化的就是夹在面包里的内容。

跟新同屋“同居”的第一个月,他问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又是面包当晚餐?你不用吃饭的?]

在他眼中我是个怪得不能再怪的女人,鞋子少,衣服少,用品少,就连吃的也少,而且还是个容易受到惊吓的女人。

我一付干巴巴骨头样,很难说服人家相信我真的没有在节食,我跟他说,你只是看不见我大吃大喝的猫样。

一晚他看见趴在桌子前吃面包的我,没等他开口,我把手里的面包举高高给他看,说今天不一样,今天没有 tuna ,今天是巧克力酱。

现在,我已经会做有营养又好吃的三文治,有青菜有蛋有番茄有肉,撒点胡椒盐,更好吃。

白面包,sexy


后记:



其实六月里发生的芝麻小事何止三件,心情的起落更是介于天堂与地狱之间,干脆不要逼自己如机械人似地记录生活,让自己颓废一下。

我知道生活中的每一个考验都是一个智慧的增长,就好像以前一个朋友常对我说,cross the bridge when you are there。

有时候,当你觉得已经失去的时候,恰反得到更多。

我依然相信,我的守护神不会舍得让我摔得太厉害。

谢谢用心爱我的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arch This Blog

Followers

Loading...

Follow by Email